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蔺靖武侠】江湖有酒18

第十八杯酒


声音干哑如大漠中被风化的枯杈,勒得人耳膜生疼,漫天黄沙的背景下,飞过大群预示着着不详的黑色乌鸦。

与那句本应是悲天悯人的佛号全然不符。

蔺萧二人当即凝起十二分心神,进入悬空寺暗道已有大半夜的时间,他们还未曾碰上过任何一个活人。当然,这也并非是坏事。

若被寺中僧侣撞见堂堂贪狼王并琅琊阁少阁主在自家院内“夜游”,传出去不见得光彩不论,单凭被折腾得这副鬼样子要让那帮秃驴瞧见了,真不知要怎么腹诽其“自讨苦吃”呢。

只不过,声音传来许久,都不见有人现身,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均升起几许疑惑。可惜面前再无第二条路供选择,想来那位大师因此笃定他们迟早都要“自投罗网”。

山洞很短,尽处是一间空旷的石室,比之前他们遇到的那几间都要大上许多。四下光线阴森幽暗,白烛和用牛油做燃料的青铜灯,闪烁着某种神秘的火焰。三面的山壁之上,有无数神龛,供奉着面目狰狞的七色神像,在烛火中,显得诡秘可怖。

石室中央残留着巨大的根系,看样子是某种古老的树木,足有三人合抱宽;枝干部分已经被尽数砍去,唯留下一截空落落的树墩和凌乱的根须张牙舞爪,徒劳地昭示着岁月的年轮周转。

粗大的根系半截扎在泥土里——或许更多,但从它泛着青黑的赭石色树皮来看,俨然死去多时,半点不复曾经的风华葱茏。

而那腐朽衰败的树墩之上,坐着一个人。

灰白的眉毛和胡须由于过度生长,就快要将整个面容遮掩,干瘪的额头,深陷的眼眶,仿佛一具活着的骸骨;破旧的袈裟早已辨认不出最初的颜色,金丝绣线黯淡无光,整个“罩”在那人的身上:骨架大小与成年人相去甚远,形同稚子。更令人悚然的是,他露在袈裟外的双手——如果那还可以被称之为是手的话,几乎与身前那些久死的干枯根须一般模样!

如果不是先前传出的那一句话,蔺晨大概会直接把他归为死人的行列。

而这干枯老僧背后的山壁上,赫然雕刻着一尊栩栩如生的九重宝莲。

“敢为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佛门重地,擅闯者死——”

萧景琰甚至都没有瞧见他嘴唇有过开合,言语便在耳畔森然炸响。与此同时,老僧缓缓抬起那仿佛仅余五条白骨的手——他的动作极慢,似乎这样一个简单的行为都要耗费莫大的力气,可偏偏在他停手的那一刻,蔺晨像是被某种诡秘的巨大力量猝然击中,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飞去,“嘭——”的一声径直撞上了山壁,青铜灯的火苗顺势一晃,恍惚间整个石室都因这一击而发出隐隐的震颤!

“唔——”

蔺晨跌回地面后,猛地吐了一口血。

而萧景琰见此情形,瞬间提气抬掌,一招“八荒六合”,冲着老僧的面门攻了过去。

能够以一招之力击退蔺晨的人,已经不仅仅是“高手”那么简单了。萧景琰自知贸然进攻胜算不大,但眼下的局面却也容不得他犹疑。

这一掌绝非什么友善的信号,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抢先下手,或许还有一线先机可搏。

贪狼王向来果敢狠绝。

一旦明确目标,便是千军万马也不可动摇他分毫。

然而,饶是这雷霆万钧的一掌,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也悉数土崩瓦解。

老僧的动作依旧很慢,他的手在捏一门法印,尽管用那充满死气的干瘪手指做出来的效果诡异异常,却仍架不住他轻飘飘地将掌心向前一送,萧景琰尚未能近身,无穷的压迫力仿佛排山倒海铺面而来,犹如佛陀的一只擎天巨掌,自半空中轰然打下,五脏六腑登时被搅了个天翻地覆,骨骼断裂的声响清晰可闻。

“不自量力。”

这看似行将就木的老僧身后,无数杂乱的光影中竟依稀显出一尊宝相庄严的大愿地藏王菩萨法身!

地藏王六道法身之檀陀地藏,左手持人头幢,右手结甘露印,渡地狱道众生。

“前辈且听我一言——”

蔺晨生生吞下喉头的腥甜,奋力吼道。修炼至大成的莲华三昧,可现地藏王法身,绝非他两人的功力能够与之抗衡,若再任这秃驴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下去,恐怕他们真要不明不白地交代在这里了。

老僧似是全然听不到蔺晨的喊话,或许他已老得神智无法归为正常人的范畴,否则慈悲为怀恩施天下的僧侣究竟为何会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痛下杀手,甚至不惜赶尽杀绝?

没错,在蔺晨看来,方才萧景琰的主动进攻似乎正惹恼了这老秃驴,一掌不够,老家伙竟一转方才慢吞吞的样子,整个矮小的身躯朝着萧景琰被击落的方向猛得弹了过去,气势更胜先前!蔺晨来不及细想,真气陡然灌满青练,轻功再次催动到极致,剑锋直取老僧的手掌——

快点,一定要再快一点!

掌风凛冽如刀,铺天盖地仿佛无处不在,无处可躲,萧景琰本能地闭起双眼。而蔺晨的剑,也堪堪在距离他面颊寸余之地拦在了老僧的掌心前。

电光火石,一刹那。

一刹那非常短暂,比白驹过隙那一瞬还短暂。一刹那是佛家语,一弹指间,就已是六十刹那。

已是死生之间。

只见老僧微微转动手腕,收拢三指,前招已老,后招却生于不可思议之处,食指和中指极为“随意”地夹住了剑身——蔺晨的这一击到底用了几成力他自己心里清楚,被对方如此轻易地接下不说,继而竟然连将剑从他手中抽出都做不到!

调动再多的气力也仿佛石沉大海,而老僧两根如枯枝一般的手指却坚如磐石。

它们漫不经心地一扭,上品星砂淬炼的剑身竟于顷刻间化为齑粉!

就连蔺晨一时也怔在了当场。

尽管同预期的状态有些出入,好在老僧震碎了青练后迅速撤回了树墩之上,蔺晨无法确定,是不是因为他的腿脚行动不便,单靠内劲无法承载自身离开树墩的支撑太久。

又或者,运气好的话,青练的毒起作用了。

七步断魂。

但凡方才悬之又悬的接触中造成了些微伤口,以此人内功的运转速度,只要多撑一些时间,待毒素入体一个周天,除非他真的修成了神佛金身,否则便是回天乏术。

这不死不休的局面,真真是一步都不能走错。敌我之间犹如刀锋,既无余情,也无余地。纵使对方乃神隐得道的高僧,他若败了,下场一定更惨。既然不能不战,要战,就一定要胜;要胜,对敌人就绝不能留情。

蔺晨任凭汗珠流下,流到嘴角,又咸又苦的汗珠,用舌头舔起来,就像是血。

坐回树墩上的老僧,僵硬地转了转头,向着蔺晨的方向,似乎是在看他,又似乎没有。

他的两根手指长得有些吓人,支愣愣地仿佛两根凸起的骨刺,他将它们伸到鼻子下方嗅了嗅,随即冷哼道,

“雕虫小技,何敢来哉?”

蔺晨暗道不妙,莫不是这老秃驴没有中招,竟还有余力?

来不及思索这究竟是不是他的全力一击,已经挨过一掌的蔺晨只知道,萧景琰决计不能再受这么一下!

难道他就有把握接下地藏王的莲华三昧么?当然没有,但是,他必须要去做。

一个人若只肯做绝对有把握的事,那么他就连一样事都做不成。

因为这世上本没有绝对有把握的事。

事在人为。

强行催动所剩无几的真气护住腹脏,蔺晨一招“抱元守缺”在胸前凝出一方天地,脚踏太岁玄黄,稳稳挡在了萧景琰身前。然而,预想中的真气冲撞并没有到来,唯有一计轰然巨响。

后脑生风,蔺晨瞪大了双眼,心底狠狠一颤,随即整个人恍若血液逆流,如坠冰窖。

猛地回过头,只来得及看见被真气涤荡得四分五裂的山壁缺口,以及,萧景琰全然失控无力下坠的残影。

口鼻间那一片刺目的血痕,仿佛一直流淌进他的眼底。

火辣辣的疼。

 

敲山震虎。

那老秃驴料定他会来挡,竟使出了这样一招,以他的身躯做嫁,尽数将掌力打入他背后毫无防备的萧景琰的体内!

那本该是他尽全力回护之人。

 

好狠毒的算计。

 

蔺晨垂下眼帘,轻笑出声。

他实在没兴趣同那老秃驴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是死,他宁愿和美人死在一起。

哪怕是做鬼,也风流无惧。

长袖鼓风,如蹁跹的蝶舞。

兵器尽失,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坠落的速度,蔺晨只担心自己会追不上萧景琰。

真龙已死,再无第二根望天犼脊筋能够扭转乾坤。

青铜灯的火焰中爆起了一道金色的光:由金黄变为暗赤,又由暗赤变为惨碧。等到轻烟消失时,火焰也熄灭了。石室内只剩下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好像永远不会再见光明重现一样。

 

“阿弥陀佛,天意如此,天意……”

 


未完待续

一个,嗯,碧山迷宫的小BOSS,姑且算作挑战必败的那种设定╮( ̄▽ ̄")╭ 

回过头来修文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有限的台词都给了BOSS......

评论 ( 12 )
热度 ( 11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