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巍澜】为你燃一盏魂灯

写在7.25大结局之际。

不管是不是任何一种意义上的he都好,只希望两个人都能成全彼此一场无怨无悔。

此文献给我最挚爱的 @G白宇宙 太太。



大不敬之地的孩子,

践踏着荒凉的虚无,

吞噬伴随杀戮纷乱,

一步步,叠满哭喊。

 

绵延不绝的青翠映衬金黄,散发出寂寞微微吐露的香。

一大一小的身影沐入霞光,缠绕起缥缈而幽深的过往。

 

他在邓林的深处遇见了他,但因隔着无法逾越的距离而茫然无措。

他在轮回的尽头记起了他,却被万年的时光洪流穿透而满心焦灼。

 

不曾宣之于口的话语……

所有机关算尽的谎言……

 

爱是损失,爱是血本无归,爱是一大堆血肉模糊的碎片。

执念是罪,是嫉妒者的血,是愈缚愈紧无法挣脱的锁链。

 

夹缝中的徘徊,没有来路,没有归途。

无魂者的悲鸣,泯然无声,负重前行。

 

一万年的时光流转,你,究竟为了守护谁,而生存?

 

正文

 

“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谁知道呢,也许以前真的见过吧。”

 

初夏的天空,光影在云间变幻出一幅幅模糊而又暧昧的图景落入眼瞳。

一回眸的笑,脚步扣在青石板的路上恍惚间踏过悠长的岁月来去匆匆。

 

宿命的开端是邂逅。

龙城大学不曾期然的相遇,在彼此心中织就出一个隐秘而缠绵的茧。

期盼绕开无法挣脱的束缚,飞蛾扑火地去渴求一份稍纵即逝的温暖。

 

“每次都能遇到沈教授,是巧合呢,还是你我有缘?”

多少年来,所有不着痕迹的陪伴,夹杂了无数隐忍了再隐忍的妄念。

一朝如愿,却仍旧默默攥紧了拳,唯恐惊扰了原本求而不得的比肩。

 

所有不可言说的过往,于你而言,每每不过是,初次相见。

仿佛那没来由的开端,猝不及防,任仔细思量,仓惶无殇。

 

古老的歌谣回荡在无尽头的群山峻岭。

耳边似乎还能捕捉到余音的婉转充盈。

 

与你相遇,不是缘分,是我的命。

 

“赵处长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师。”

追寻者被放逐的思念,在一次又一次交臂而过的相逢里,令人心悸的失望如同狂奔的彼岸花蹁跹在黄泉的岸边。

而白蔷薇毫无节制的怒放,禁不起一再的注视和问询,看着看着就落了,如同飘下了一层沉淀着挚爱的血。

 

给了彼此最完整的惊鸿一瞥。

 

“这一点魂火,还有这万水千山,皆交予你手。”

温热的吻,带有草木的芬芳,映照着仿佛一触即碎的斑斓五彩。

交握的手,拽出胸中的萤线,指向了几乎没有尽头的漫长等待。

 

黄泉之下的空间,没有情感,没有生机,十万幽冥的眼瞳仿佛一盏盏飘摇的鬼火,只能靠杀戮存活。

相伴而生的鬼王,一面痴狂,一面彷徨,脚下幽深幽暗的陌路蜿蜒不知通向何方,将灵魂通通埋葬。

 

“你这小家伙,居然孤零零地走到了这里。”

许多许多年后,也许他忘记了时光,忘记了那树那花那草的影长,却在心间执拗地珍藏起,那人温润如玉的嗓音,如山顶最初的那一股清泉流淌。

伏羲创世、女娲造人,神农执棋苍生、后土化身大封……洪荒诸神粉墨登场,拉开一出以天地为幕以万古做帷的大戏,星光穿透银河,铅华落满人间。

 

山海相连,山凝成魂,海聚为魄,魂魄相生,终成大荒山圣。

那样令人眷恋的色调,从此,浸染了一万年的春秋。

 

而他呢?

不过是混沌托生的无魂鬼王,

不过是如野兽般卑微的存在。

 

张开手,青黑色的血管交错成繁复的掌纹,

伸出手,却抓不住他身后的一路落英缤纷。

 

这荒凉的土地……

这污秽的身体……

这苍白的语言……

只能一点点,小心翼翼地,从无数肮脏丑陋的尸体中,擦干沾满了罪孽的手,仔细打磨出一颗颗桀骜的獠牙,如同美人腕上一段玉色的骨。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嗯,你喜欢么?”

 

也许孤独得太久,还是想找一个人同行。

信步地走走停停,总还有一个乱了心,动了情。

 

我们越过山川,跨过波光粼粼的海,头顶有飞鸟盘旋。

我们携手流年,在晨雾中把酒言欢,用一朵花开时间。

 

你的眉如远山,微笑的时候,眼角的韶华飘飘兮如流风回雪。

你的指尖轻点,衣袖翻飞处,留下一地的轻狂恣意无人填补。

 

不知名的花在芳香浓郁中缄默绽放,轻易掩盖了一场悄无声息的诀别。

而残下的,唯有大荒山圣青衣上那没尽头的花样,晃晕了眼,来不及阻止饮鸩止渴的疯狂。

 

或许宿命,早已在圣人们的谈笑间悄然注定。

可是我,究竟还在期待着什么?

 

“我们明明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却发现我自己,越来越看不清你了。”

“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说些什么……

必须说些什么……

哪怕只是让你知晓,

也许无法实现的,卑微而隐秘的期盼……

 

若幸福仅是菩提树上不曾存在的尘埃,

俗世中寂寞的灵魂又是否会忧伤终老。

如果妥协就能获得救赎的话,

就可以放手了么?

就可能遗忘了么?

 

无关长久,何故是非,善恶一线,生死有命。

蝴蝶不需要飞过沧海,红颜也没有化为白骨。

所谓的修道,也是可以专修相思一途。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值得。”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唇边泄露出一痕愉悦而收敛的笑意,用心捕捉,一闪而逝。

爱在心灵的废墟上披荆斩棘,无往不利,冲破了厚重的茧,在明媚的天光中缓缓沉溺。

心中的牵挂在穷途中,吐出缱绻迷恋的音符,奋力地,用命运繁复的舞步斩尽束缚,拥抱深渊之下无悔的爱恋。

原来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尖上的刀。

一抬眼,天高地远。

一念起,万水千山。

 

他知道,所有谎言的尽头,都潜藏着一段刻骨的眷恋。

他相信,所有曲折的背后,都安放着一条笔直的誓言。

 

最后一眼,如破晓的第一缕晨光般自持内敛。

而指尖与那人的距离,仿佛再也无法跨越的界限。

不死不灭不成神。

独行万年,只为允你一诺。

半步,即是天涯。

推他离开四柱封印的手,疼得几乎无法移动。

而原本打算拥抱的双臂,在火焰中破碎成尘。

或许我,从未认真表达过心底的欢喜,但至少,它真的存在。

命定的劫数,度不了的罪,说到底,都是我们一厢情愿。

 

火光灼伤了眼,黄泉奔涌如同即将喷发的岩浆,衬着谁的呼吸颤抖而炙热。

枯枝终归逢春,古木染绿了大不敬之地的风尘,依稀谁的嗓音清冽而忐忑。

 

多少青涩的笑颜在微风中展露,

多少甜美的回忆在时光里驻足。

 

只是这次——

因果既成,他再也无法期待下一个轮回的相遇。

尘埃落定,留下点点滴滴不忍言说的吉光片羽。

 

“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我接住了。”

 

谁的诺言终成绝响,谁的痴念无处安放。

千百世的近在咫尺,一万年的冷暖自知。

 

轮回的尽头,他终于记起了他。

我不求长生,放得下山河,愿以无上功德,为你燃一盏魂灯。

 

纵然丧失了大荒山圣的权柄和力量,

我依旧相信,爱,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将你再次送到我的面前。

 

海与天相衔处,万山同哭。

四方封印终成,鬼域齐鸣。

 

一万年守候,抵不过你的一次回眸。

而所有关于你的记忆,又怎能容忍这样惨烈的别离。

狠下心的是你,

狠不下心的,也是你。

那么,这次就换做我,等你,魂归故里。

 

花落了一季,谁的眼前闪过动人的靡丽。

风吹过旷野,谁的爱与痴念温柔了往昔。

 

白蔷薇怒放的时候,是谁听到了谁的呼唤,熟悉的语调,散漫中带着一点隐隐的迫切,让打着旋儿的尾音失去了一贯的从容。

魂火缭绕的边缘泛起金色的涟漪,像是漫不经心的邀请,又好像是,一个关于永恒的秘密。

 

这一刻,是谁窥见了轮回的法则。

这一刻,谁又终于可以依凭本心。

 

然后,他睁开眼,和他一起,自由了。

 

虽然我已经老了,想漫游,

得穿过许多洼地和高坡,

但我还是要找遍他去过的每个角落,

牵着他的手,亲吻他的唇窝,

走过漫长漫长的草地,

那里光影斑驳。

 

-End-

ps.结尾的诗是叶芝的。

pps.感谢这个夏天,与你们相遇, 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


评论 ( 14 )
热度 ( 206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