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8(正文完结章)

不要怀疑,你没看错,这是正文的最后一章。

嘛,不知道有没有人猜中结局呐?


(也许是一点点也许很多意外的)正文


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日军压根没往山城来,半数以上的兵力全部围去了琅琊山。


这一批秘密集结的日本兵人数不算庞大,可也装备了六门四一式山炮,每门由两名日本兵负责控制,在琅琊山脚下围成一个松散的大圈,炮口全部指向了一处。


琅琊山惯常的通路只开辟了一条,无论上下山均经由此道,旁的地方皆是些自然裸露的土石,加之山体坡度较大,若是强行登山也要耗费一些功夫。


也正因如此,形成了琅琊山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只要借助高度差,在山门处以火力压制,日本鬼子还没等冲上来呢就被尽数打...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7

脑积水没排完,所以窝觉(jiao)着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我装不了B我师父还是可以的)正文


明台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沟渠只有半人高,前面已经被堵死,而后头摸过来的,恐怕是巡逻的日本兵。


手电筒的光线被低矮的灌木划得支离破碎,明台缓缓将手伸入怀中,摸到了那把袖珍的M1906,这才微微定了定神。


“谁在那里,出来!”日本兵似乎也发现了问题,换上略显生硬的中国话,同时端起了背上的枪。


明台极力地缩起身子,脊背几乎绷出一道半圆的弧线,暗自拉长了呼吸,凝神静听,鞋底踩在林中的碎叶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在安静的夜里带上了些许毛骨悚然的意味,明台猛得猫腰窜了出来!


他没有...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6

感冒了一个星期,发烧了四天。窝果然是每次病毒来袭第一个中招的烈士。

据闻各地普降大雪,小可爱们千万记得注意身体。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


(信息量可能有点大的)正文


放河灯是一种源自汉族民间的祭祀活动,不仅代表着对逝去亲人的悼念,更多的,也是对活着的人们祝福。不在传统的三元时节,并没有大规模的放河灯活动,但每逢初一、十五,总归还有零星的善男信女们想要凑热闹,是以杂货铺子里常年都备有现成的花灯和制作材料。


好说歹说,明台总算把于曼丽哄出了门,在城里将一干准备什物采买妥了,两人便直奔灯河而去。


灯河其实原本并不叫这个名字,它并没有名字,只是从很久以前,老百姓们时常...

《影帝日常》之浅望08(完)

昨天发烧趴窝了一天,没碰电脑,翻了下07下面的留言,感觉窝都可以开张卖刀片了好么!宝宝心里苦呀_(:зゝ∠)_


这章只有些敏感词,窝就不单独开不老歌了,大家记得掩护好窝!


正文


温热的液体喷洒在脸上的时候,阿诚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他抬起手碰了碰自己的脸,再拿起来看的时候,上面是滴滴鲜红的血。


“还不快点起来,要躺到什么时候。”


然后,他听见了仿佛来自天堂的福音。


明楼慢条斯理地用手帕擦了擦镜片上的血迹,然后仔细地把它安回镜框里,折叠好放进外套的口袋,整个动作有说不出的优雅,而默默看着这一切的阿诚,则本能得觉得危险。


果不其然,明楼嫌...

《影帝日常》之浅望07

若不是之前某位小可爱提起,窝真的快忘了还有这篇没贴完_(:зゝ∠)_

内容和本子里的没有出入,已经入手过本子的随便点个赞就好p(# ̄▽ ̄#)o


正文

角馆有自己的茶室,标准的四叠半大小,墙壁上挂着名家的字画,内室摆放与时令相符的插画作品。长野不知通过什么方法,特意请来了里千家中极富盛名的速水流派传人。阿诚对日本的茶道文化了解实在粗浅,只是大约知道那是非常讲究礼仪的一种活动,因此半点不敢掉以轻心。


“阿诚先生不用太过拘谨,你本是客,只要怀有一颗对茶室主人恭敬的心,就是最高的礼仪了,其他不过都是些形式的东西,你且跟着我就好。”待主人准备茶具之余,长野亲自引着阿诚来到外间的庭院,那...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5

9986.窝已经尽力了,诚少不行您看咱们分期作(zuo)如何?


(已经无力再吐槽的)正文


琅琊山上九曲十八峰,明家三姐弟占得不是最奇诡险峻的山头,却也是一处风景十分秀美的地儿,主厅背后绕过一段山腰,岩壁自然形成一个凸出的平台,从这里望出去,对面的山峰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山涧在茂密的丛林中蜿蜒向前,偶尔有黑色羽翅的雄鹰飞过,在山谷中留下一道残影。


老林本人呢,是顶喜欢这个地方的,没事儿带上一壶小酒,席地一坐,偷得浮生半日闲嘛。


可你瞅瞅现在,原本光秃秃的平台上,生生搭起了一个临时的篷子,干草绑在一起做成的墙壁多少阻挡了时而剧烈的山风,屋檐则刚好遮挡住晌午刺眼的阳光。从主...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4

迟来的肉。8.8K+的文儿,3.9K+的红烧蹄髈,客官记得给好评呀(o≖◡≖)


(从15年酝酿到16年的)正文


“你说这好端端的洞房花烛夜,要哪门子骰子骰罐儿啊?难不成那两位还想赌一宿咋的?”听了里屋明楼的吩咐,甄平很是纳闷,于是路上抓了老林问道。


“你管那些闲事儿干毛,横竖又不是你娶媳妇,没准儿人家要靠赌的分上下呢。”老林两手揣在袖子里端在胸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琅琊山上不禁赌,不过鉴于大当家的看不上这口,连带着底下的喽啰们也不敢大张旗鼓地玩,但家伙事儿却是一样都不缺,尽管搞不清楚明楼和阿诚俩人搞什么幺蛾子,既然二当家的放话要拿这东西,甄平也就硬是从郭骑云的屋里翻...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3

久等啦各位小可爱们,年底忙得团团转,好不容易爬上来更新。

废话不多说,这章婚礼,下章洞房,奏是这个feel,倍儿爽~(๑•̀ㅂ•́)و✧

严重警告:部分情节请不要带入逻辑推理,恋爱中的俩娃都智商拙计。


(在胡说八道的路上义无反顾的)正文


此时琅琊山上与以往已有很大的不同,处处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不断,铺着大红绸子的流水席,从山腰主厅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快到山门,每一桌上都摆好了成坛的酒和瓜果,大部分都是住在后山的人们自家栽种的;老手艺师父在一旁支了个糖人儿摊子,周围围了好几圈看热闹的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想要的造型。


撇开这帮家伙的土匪身份不提,这样的场景其实和山城里那些...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2

【关于这个故事的走向】就不单独开一贴碎碎念了,之前也有说我在卡剧情,按计划呢,本来没想这么早炖肉的,因为我总是最喜欢两个人没把感情说破之前,那种你来我往针锋相对相爱相杀的精神头,我承认我不太擅长写腻腻歪歪的段子_(:зゝ∠)_还有一点其实我早就设定好一个场景让他们功德圆满的(看完这章你们应该就猜到了,一个猎奇的脑洞),这下不得不考虑其他的体/位啦o(*////▽////*)q 总之,左右为难呀╮( ̄▽ ̄")╭

港真,炖肉这种事,你们看得爽,我写起来其实是很心塞的呀,因为每次一摸上去我就想直接射了怎么办Σ(っ°Д°;)っ 


(开板就上不老歌的)正文...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1

肉汤这种东西,就是要文火慢炖。

(补充了微博地址,因为窝可以开不老歌所以没留意,抱歉呐;滚回去继续躺平)


(忍住了爆字数冲动的)正文


貂类通常都喜欢生活在相对寒冷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想要捕猎它们就要往琅琊山更高更深处走。这事儿明楼绝非临时起意,所以短时间内东西收拾得还算周全,见阿诚穿得稍显单薄,还特意从屋里捞了件白狐皮做的大氅,不容分说地披在他的肩上,规规矩矩地系好带子,阿诚本就是富家子弟,再来这么一件大家伙衬着,愈发显得贵气了。


“还是媳妇穿着好看。”明楼用手摩挲着下巴,痞里痞气地赞道。


“好看那就归我了!”阿诚剜了他一下,翻身上马。


“归你归你,媳妇还看上啥...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10

朋友们,窝锦汉三(什么鬼)又回来啦ヽ(✿゚▽゚)ノ

首先要谢谢所有小可爱们的关心,洒家满血复活,窝又是琅琊山上的一条好汉!

以及,之前那个说给窝下了8K+降头的小可爱,咱们粗来谈谈肿么样w(゚Д゚)w

依旧是【抢先版】,拖得太久怕泥萌等急了,先贴为敬!相信窝没有辜负泥萌的期待!


(肥得流油的)正文


天色将晚,大街上已经不复白日里的热闹,尽管山城有宵禁,但并不是说城里的晚上没有乐子可找。城北那几条纵横交错的巷子,一向是夜晚的宠儿,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那里永远混迹着三六九等的家伙,纵情声色,挥金如土。


天地良心,明小爷长这么大还真没在晚上的时候来过城北的深巷,空气中随...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9

窝有一个迫切的问题需要了解情况。

说(suo),泥萌谁(sui)给窝偷偷下了降头不成?怎么现在每章不写个5K+窝都嗷嗷难受Σ(`д′*ノ)ノΣ(`д′*ノ)ノ  

明小爷叼着个苹果叨咕说你这么折腾我大哥,他的肾真的受不了。

诚少一计眼刀撇过来,难道还是你整出的幺蛾子比较少?

明大当家的甩了甩鞭子,语重心长地教育大家娶媳妇可得要趁早。


(请避免在饿肚子时观看的)正文


阿诚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耐着性子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真不是他脾气好,问题在于你和这种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家伙置气,根本就是自讨苦吃;你说他一句吧,他总有一百条歪理等着你。


“当然有事,而...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8

总算把打斗戏过完了,窝终于可以开始继续轻松愉快的撸日常o(* ̄▽ ̄*)ゞ 

7K哦!总可以赏窝一个鸡腿了吧!

大姐不乐意说为什么我一出场你就要撸日常,我的脸难道不适合走正剧么?

老干部跪地摸胸口,大姐!为了您弟弟的终身性(?)福,咱战略性的调整一下画风如何!

逗鸟的诚少忽然脊背一凉,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集结……


(画风准备激变的)正文


人群一分为二,露出说话女子的面容。


细长的眉眼似挑非挑,勾起的嘴角似笑非笑;灵蛇髻,柳叶眉,虽粉黛未施,却是姿容清丽;女子身披黑色的暗纹滚边披风,脚踩一双皮质的黑色短靴,腰间挂着一条系着红色流苏的长鞭,她就这样缓步向擂台走来,沉...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6

小清新果然不适合我,扯起大旗继续High。

老干部挥挥手,告诫大家日常的情感沟通很重要。

可明匪头子却觉得手底下的人天天都在实力作妖。

汪大小姐拍拍肩膀,总比我只出现在台词里的好!

不肥不瘦的一章XD


正文


路上,阿诚才断断续续听明台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山城的地方长官周佛海和日本人素来交好,经常有些生意的往来,这次对方更是派了藤田家的家主亲自到山城同周佛海会面,藤田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望族,来这么一趟自然带了不少好东西,明楼早就探听到了这消息,一直在暗中计划劫他一票。


哪怕是打劫寻常的地主富商,都要进行周密的安排,更何况是狡猾的日本鬼子?明楼向来不打没有准备的...

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入手的小伙伴们请走传送门~

Genii白宇宙:

二刷预定淘宝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4083254916

▲二刷预定期:2015年11月30日 10:00 ~ 2015年12月31日 24:00▲

▲预定期注意事项:本子均可正常拍付,非现货。考虑到印刷质量,超过200本开放二刷,不足则二刷计划取消,全额退款

▲二刷本预计1月中发货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5

说好了不码完不吃饭!果然食物的作用力是杠杠的。

又是无敌肥的一章哟~泥萌开森嘛=W=

诚少说我不开森我要回娘家。

明小爷不服为什么你回娘家我却要背锅!

老干部抿了口茶,地主家的傻儿子天生就是接盘侠。


正文在此(换了下隔行的排版,如果大家看得不舒服请和我说~)


阿诚有个毛病,赖床。


加上昨儿喝了不少酒,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升得老高,他这睡在明楼的屋子里,愣是谁也不敢去叫人。


脑袋里还残留着酒精的余威,阿诚揉了揉额角,起身披了件外衣,推开门。


一派阳光大好,童路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小鸡啄米似的打着盹儿,阿城走过去踢了他几脚,后者一个激灵,吸溜了下嘴巴,抬头见是...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4

不知道现在还有醒着的人么……我果然是被传染了深夜发糖的陋习。

新鲜出炉的,很肥的一章哦XD

老干部表示上了门就是媳妇,咱说洞房就洞房!

明匪头子炸毛说可老子为毛没有享受到!

诚少邪魅一笑:因为你对错了暗号!


辣么,这里是正文。


“诚少,这是咱们山上自己采的野菜,老大怕你不习惯这尽是些鱼啊肉啊的东西,特意让掌勺的做的。”老林端着盘绿油油的清炒山野菜走过来坐下,这一桌只有阿诚和他两个人,明楼特别吩咐要招待好“贵客”,甄平那个只知道吃的家伙他是指望不上,就算他主动请缨,他害怕他搞出什么幺蛾子呢。

你就瞅瞅周围坐着的这些家伙们,平日里干活儿的时候没见多卖力气,今儿见着了位“压寨夫...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3

那些暗搓搓地打算让诚少湿身的小妖精们!来吃一发少爷的直拳!

老干部表示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明匪头子抗议说不耍流氓的土匪都该拖出去枪毙!

好了,下面是正文。

阿诚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妈的真是阴沟里翻船。

屋子里没人,阿诚盘着腿琢磨了一会儿,这才下了床,走到桌边刚想拿起壶倒点水润润嗓子——神经质地放下了手,忍着吧,再来这么一次他这小半辈子的脸就丢尽了。

推开门,是一处小型的院落,外头传来嘻嘻哈哈的叫喊起哄声很是热闹,阿诚便循着声音走了出去,只见一窝蜂的土匪不知道围着什么东西,稀里哗啦地折腾。

阿诚眼尖,一下子就看到童路那小身板咋咋呼呼地挤在中间!

“童路...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2

惯例闲聊:

 马上就要从一个大雪纷飞的地方回到另一个大雪纷飞的地方诶。

 其实本来这文儿预计3章搞定的,没想到偶发的一个脑洞好像炸出了不少同好(笑

 为了泥萌爱的大姐头,我决定把这篇稍(xue)微拉长一点内容,狗血梗大概是  少不了的……

 因为我也是个老干部。

 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接地气的故事。

正文

第二天一大早,阿诚换上了件宝蓝色的长衫,外头罩了一件纯黑暗纹的袍子,腰间挂了一条金色丝线拴着的盘龙玉佩,打理好之后,便出了门。

琅琊山位于山城东南约莫三十多里的地方,骑马的话要走上小半天的路程,阿诚出门不算早,...

【说好的土匪头子】大水冲了龙王庙01

闲聊两句:

关键词:土匪头子X富家少爷

我是想让阿诚哥翻身农奴做主人的,嗯。

鉴于土匪头子这个设定,OOC是一定的……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设定……我只能说……《一起打鬼子》这剧有毒……


正文

梁仲春最近很是发愁,他一不抽大烟,二不喝花酒,充其量就是偶尔手痒了去赌上两把消遣,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是?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谁没点途径发泄一下?偶尔他还吃斋念佛接济穷人,不说积累什么大功德,可也没造过什么孽吧?怎么就摊上了汪曼春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大侄女儿呢!

这丫头爹去得早,身边也没个正经的亲人陪伴,也不知怎么就生出了一副泼辣的性子,行事作风全凭自己喜好,谁都不放在眼里,哪有半分江南大家...

汝之所在,吾之归处。

Love me little and love me long.

么么哒=33=

Genii白宇宙:

生日快乐 @锦小路  

Till death do us part。

明家的家庭观影时间03

顺手码了下日常,轻松愉快。

说好的土匪头子我正在写,毫不意外地又卡在了打斗戏上= =(我真是自虐

老规矩,祝你们食用开心=W=


正文

梅长苏设计扳倒一品君侯谢玉,莅阳长公主以死相逼,谢玉被迫收手。

秦般弱怀疑梅长苏的立场,用美人计诱骗童路。

为逼梅长苏及靖王一党露出马脚,夏江联合誉王抓了赤焰旧部卫峥,又用计离间靖王与梅长苏。母妃被禁,旧友被抓,靖王心神大乱,果然与梅长苏反目。

一本《翔地记》让静妃明白苏先生就是林殊。她郑重叮嘱靖王说苏先生是至诚之人,待他要比旁人更要亲厚几分,切莫忘了扶持的情分。一连串的疑点让靖王确认《翔地记》有古怪,反复研究,却不得...

【楼诚现代架空】局中人03(完结)

-最近勤快的自己都觉得害pia

-文内恶趣味出没

-不管这像不像传统意义的结尾,这个故事本身的确结束了(其实正传还没开

-下一篇打算写土匪头子X富家少爷


正文

送走酒店的相关人员,配合警方录完口供,天边已经有了些微的光亮。

“多少还可以睡一会儿,明先生要不要换个房间继续休息?”阿诚看了看表,向明楼询问道。

“你的伤怎么样?”经过医护人员的处理,套上外套的话几乎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不过明楼还是礼貌地关切道。

“无妨,小伤而已。”阿诚并没有逞强,没有打到要害的伤对他们行动队的警官而言,其实真的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可阿诚免不了暗搓搓地嘟囔,自从接上明楼这尊大佛,他简直成了人家消灾挡

【楼诚现代架空】局中人02

阅读提示:环境背景设定纯属瞎编,不要在意。


正文

W hotel是Starwood酒店与度假村集团旗下的现代奢华时尚品牌,风靡全球,不过入驻大陆还是近几年的事情,就连位于上海外滩黄金地段的这栋高耸建筑,正式对外营业的时间大概也要到2017年初了。

然而,明楼下榻的地点正是这里。

选择一家尚未对外营业的酒店入住,可以说喜忧参半。阿诚猜不出这是明楼早就计划好的,还是临时起意的。

从地下车库直接上了电梯,很意外的里面已经有穿着制服的侍应生,向两人礼貌地问好。

明楼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交给他,后者毕恭毕敬地接过来,对着电梯楼层按钮上方一处感应器位置轻轻触碰了一下,很快就还给了...

明家的家庭观影时间02


蒙挚为梅长苏寻到一处与靖王府后墙相通的园子,可以建造密道,方便两人秘密会面。梅长苏十分满意。


誉王谋士秦般弱原是滑族末代璇玑公主所建“红袖招”的衣钵传人,行事老辣。因被大梁灭国,她多年来处心积虑,一心复仇。


梅长苏与霓凰长亭相认,而后返回苏宅,因连日劳累而病倒,得知梅长苏身体不适,誉王亲自上门探望。


谢玉策划除夕夜杀之事的目的是将蒙挚拉下马来,自己取而代之。接下来他已定下计策,环环相扣,让蒙挚防不胜防。然而后,京中惊现一青衣剑客,到处上门挑战江湖高手,一天之内将他们全都打伤。谢玉惊闻自己请来的九名高手一天之内全都伤重,无人可用,只得按兵不动。...


明家的家庭观影时间01

一些提示:虐狗节摸鱼,脑洞混乱,自娱之余,愿博君一笑。


明楼难得动用职权,放了自己和阿诚几天假,趁着大姐也不忙,明台放寒假,一家人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吃过晚饭,为了响应大姐“促进家庭关系和睦稳固”的号召,一家四口坐在一起看上了新买的电视。电视节目的选择上无疑是大姐说了算的,尽管明台是家中的任性boy,但关键的时候还是很照顾姐姐的喜好的。

因而,晚上七点半一到,大姐拍板钦点了大型古装历史传奇剧目《琅琊榜》。


大梁朝年间,太子与誉王相争皇位,琅琊阁出锦囊:麒麟才子,江左梅郎,得之可得天下。

宁国侯府内,梅长苏化名苏哲入住。宁国公谢玉初见梅长苏,忆起旧人,有似曾相...

《影帝日常》之浅望05

尽管大姐嘴上不饶人,但《浅望》公映的时候还是被两个弟弟簇拥着,带着明台一起去戏院看了。
虽说戏份不多吧,但无论是明楼和是阿诚都是存在感极强的人,就算只是走马观花般的几个过场,配上日本古代的特殊服饰,也颇让人眼前一亮。
“想不到,你们两个还挺会演戏。”散场出来,大姐拢了拢大衣领子,煞有介事地点评道。
明楼和阿诚对视一眼,若非对大姐甚为了解,知道她是就事论事,指不定还会以为她这是在敲山震虎,别有所指呢!
“看大姐说的,尽力而为罢了。”替大姐拉开车门,明楼恭敬地站在一旁答道。
落后一步的明台神秘兮兮地拉着阿诚道:“阿诚哥,你和我大哥那段感情戏演得可真好,看得我都有点脸红了呢!”说完,还配上了一副贱嗖嗖的笑容。...

《影帝日常》之浅望04

如果真希代表着长野少年时代的爱恋,那么锦小路则是他成年后最难以忘怀的一段旧梦。
锦小路是一名男歌舞伎演员,在各大剧场老板间颇有些名气,因为长相俊美,且舞技高超,有相当一批追捧者。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落魄武士,与歌舞伎产生感情的例子自古有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不过,锦小路此人身世凄惨,从小就混迹在三教九流,看遍了人情冷暖,端的养出了一副戏子的性情,逢场作秀,翻脸无情。
可偏偏,栽在了长野悠人手里。
明楼和阿诚今天这场戏,讲的就是在长野即将上战场前夕,两人私会,互诉衷肠的桥段。
明楼其实挺遗憾的,本来他以为可以见到阿诚做标准的歌舞伎打扮,毕竟传统的日本歌舞伎演员的服饰都是相当华丽的,况且,女相的阿诚可不...

《影帝日常》之浅望03

正文

等到老实的阿诚终于获准阅读剧本,还没细看情节和台词,就被自己要饰演的角色惊个够呛。

“大哥,你这是在玩我吧——”

意外地,明楼并没有回应阿诚的气急败坏,而是相当沉默地坐在窗边,眼神飘忽,似是陷入了某种柔软的情绪。

回想起方才在片场的种种,阿诚忍不住酸溜溜地开口:“怎么,拍了一场戏就旧情复燃了?”

明楼这才没好气地抬眼瞅了下阿诚。他明白阿诚在计较些什么,他和汪曼春那场戏受到整个导演组的一致好评,那根本就是汪曼春在本色出演,没有好评才怪呢!

不过阿诚倒还真冤枉明楼了,傍晚拍过长野第一次杀人的那场戏,他的确想起了一桩旧事,却不是关于汪曼春的。

“你还记得,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么?”明...

《影帝日常》之浅望02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做《浅望》。

说是电影,其实更像是一部人物的传记,讲述了日本武士长野悠人跌宕起伏的传奇一生。幼时的长野是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性格暴戾,不善与人相处;后来机缘凑巧拜了当时的武道大家片仓津造为师,在深山老林里磨砺了不少岁月。学成下山后的长野,并没有如他师父期望的那般,修身养性,做一名时刻内省自律的武士,反而更加浪荡形骸,流连于声色犬马之地,直到日本开始发动对东亚的全面战争。

可以算是被迫入伍的长野,在真正经历了战争的洗礼之后,终于褪去了最后一层天真幼稚的外衣,开始正视这个充满了血腥杀伐的修罗场。他凭借高超的武艺,在战时,可以说是一路平步青云,站到了军部举足轻重的位置,手握数十万...

1 / 2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