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03

03 废区的少年(下)


阿诚不是第一次拜托梁仲春给他物色一些能够应急的搭档,不过年龄这么小的却是头一回,多半还没有成年呢吧?


看在梁萌萌对此子评价颇高的份上,阿诚倒不介意陪他疯一回,比起那些假惺惺的政要大佬们,小孩子总是更容易被讨好的,因为他们的世界更简单,也就更容易满足。

 

*

从都灵到米兰开车用不了2个小时,飞流长这么大是第一次来到这座传闻中的国际时尚之都,抛开各色奢华精致的服饰橱窗不谈,倒是在卖糖果和手工巧克力的店铺前流连不去。阿诚看得好笑,一把勾过飞流的脖子,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好啦,咱们先把正事儿办了,回头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飞流不甘不愿地哼了一声,倒也不再给阿诚摆脸色看,小孩子对人的恶意总是本能得要敏感些,面前的男人尽管来路不清,到底没有多少不安之心。


阿诚领着飞流七拐八拐地走进一片满是造型各异的二层洋房的建筑群,推开一扇雕着密密麻麻灰色金属树叶的大门,飞流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装着这么一面分分钟激起人密集恐惧症的门,真不知道主人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小羽,我把人给你带来了——”一进门,阿诚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飞流四下一打量,原来这里是一间工作室,布置得非常简单,一楼正中横着两张巨大无比的长条桌,上面散落着各式的布料、画到一半的设计图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碎物。


“来啦来啦,我真是服了你了,大半年不过来一趟,一来就给我找活!”从黑色金属质感的楼梯上,走下一名妆容艳丽的女性,无袖的红色连衣裙有着相当前卫的裁剪风格,脖子上挂着波西米亚的碎花围巾,嘴上说着抱怨的话,可还是热情地给了阿诚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说的就是这小子?”宫羽向后撤了一步,捧起胳膊从上到下仿佛看商品似的打量起来,飞流被她瞅得有点发毛,眼神都不知该往哪放好了。


“你确定只要给他弄一套应急的?有点暴殄天物诶。”宫羽摸着下巴冲阿诚建议道,“你该早点把他给我带过来的,这可是个好苗子。”


“好苗子已经有盆儿了,所以我拜托宫大设计师赶紧干活吧!”阿诚双手合十做了个讨饶的手势,弯腰打趣道。


一脸惊恐的飞流就这样被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宫大小姐一路拽上了楼,事不关己的阿诚甚至还鼓励般地同他挥了挥手。


星期五的下午永远受人期待,学生们早早出了校门,商量着去哪里欢度周末,劳伦斯依旧被男男女女簇拥着,一头金色的齐肩长发松松垮垮地扎在脑后,看起来有几分颓废的味道,珍妮特也在人群当中,大部分时间却并不说话。


黄色的法拉利跑车一个漂亮的漂移转弯,急停在校门口的广场旁,从驾驶侧的车门走下来一名黑色墨镜黑色制服的高挑男子——标准的保镖打扮。他从车后绕到右侧车门,恭敬的拉开,先入眼的是一只棕色打底白色盖面的低腰水牛皮鞋(出自纯手工的意大利品牌Antonio Meccariello,如果你足够识货的话),紧接着是时下最流行的墨绿格纹休闲西装,肩部有一定的倾斜度,用较薄的垫肩,胸部附全衬,腰部有柔和的线条,故意露出的脚踝——宫羽一贯推崇的轻奢主义,上衣单排两粒扣子,开双衩。


特别打理过得发型凸显了少年光洁的额头,都说人靠衣装,从贫民区的落魄少年到上流子弟的风度翩翩,时间似乎在他身上施展了魔法。


最先回过神来的无疑是向来看飞流不顺眼的劳伦斯,管他是不是穿得人模狗样的,他总是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挂着恶劣的笑容,劳伦斯快步走上前来,抬手就要抓飞流的衣领。


许是往日的积威犹存,尽管从头到脚都已“焕然一新”的飞流少年,面对来势汹汹的劳伦斯,依旧本能地想往后闪,阿诚的动作却比他更快。


“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见挡在眼前的人矮过自己不少,看起来也不怎么壮的样子,劳伦斯不耐烦地甩手就要把人扒到一边。谁知手指还没碰到那人的肩膀,就感觉关节传来一阵剧痛,也没见阿诚有什么大的动作,不过一手抓住劳伦斯的手腕,轻轻巧巧地一转一拉,登时就卸掉了他一条胳膊!紧接着又对准他的膝窝处看似“不痛不痒”地踹了一脚,足有200磅的大块头竟肉眼可见地飞扑了出去,站都站不起来。


少年人们发出夹杂着口哨的惊呼,几个跟班连忙围了过去,却是无人敢在阿诚面前叫嚣(毕竟谁也不想被揍得更狠)。没有理会劳伦斯满嘴的诅咒,阿诚整了整衣袖,让到一边,将飞流完全暴露在珍妮特和她的朋友们眼前,弯腰摆出一副邀请的姿态,建议道:“先生,不请您的朋友去兜兜风么?”


时间有限,他只能找到这款F12berlinetta,虽然不是最炫酷的车型,好歹五百多万的法拉利糊弄几个普通大学生总绰绰有余了?


阿诚有些不确定地琢磨着,不过随后耳旁传来的一阵兴奋的尖叫声多少打消了他的疑虑。


飞流紧了紧揣在口袋里的手,下意识地向阿诚看了过去,后者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点头示意。


那些少女们再看飞流的眼光已经几乎变成了“男版灰姑娘”的桥段,珍妮特显得有些诧异,不知是不是从少年的眼神里读出了往日的善意,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十几岁的少年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过了最初的尴尬之后,张扬贪玩的性子一下子都显露了出来,一把拉过珍妮特的手带到车边,飞流回身冲其余的姑娘们做了个鬼脸,两人便在一片起哄声中开着车绝尘而去。


或许真就应了那个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哪怕水晶鞋的魔法只能生效一晚,我也想让你看到,最好的自己。


阿诚心情很好地点了根烟,不急不忙地晃悠到还疼得一脸扭曲的劳伦斯面前,蹲下身来,口气不咸不淡道:“我们来做一笔买卖如何?”


某些方面,阿城是个顶容易满足的人。助人为乐的事情告了一段落,本想说去体验体验都灵的夜生活(毕竟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刚一打开房门,便瞅见了靠在墙上的少年。


阿诚神经质地瞅了眼表,又一脸蠢相的眨了眨眼,飞流嘴角一抽,手里的纸袋便径直呼在了他脸上。


“把你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好!我说了和珍妮特只是邻居而已。”换回自己那一身旧行头的飞流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肮脏的大人们!),“车钥匙在里面,回头衣服我干洗好了再给你拿来。”


“给我干什么?那本来就是按照你的尺寸改的,留着穿吧。”阿诚看也没看纸袋里的东西,随手往屋里一丢,又招呼飞流进来坐。


飞流自嘲的笑了笑,继而摇了摇头站在原地没动,那样的衣服恐怕他也没什么场合再穿了。


“说说你的来意吧,要我干什么,窃取商业机密、个人隐私,还是篡改资料?”


“为什么这么说?”阿诚面色不改,倚在门框上,并没有回避飞流的注视。


“我这个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一没钱二没背景,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花这么大手笔也要帮我的,大概也就只有这个了。”飞流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黑色的小巧物件,仔细一瞧,是一块U盘。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选择先一步找到我就是为了证明实力?”阿诚似笑非笑地挑挑眉。


飞流闻言没有答话,梗着脖子把头转向一边,一副被说中心事还死撑的倔强。


飞流没什么朋友,还比较熟的人提起他大概用得最多的描述就是“网瘾少年”,性格孤僻。然而,这个孩子在14岁的时候却做了一件很“有义气”的事情,他的邻居珍妮特的哥哥因为年轻时劣迹斑斑,改头换面之后因为前科累累不受录用(他哥哥立志做一名律师),飞流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不过没两天,珍妮特的哥哥就发现自己那些不良记录竟通通蒸发了!


意大利警察就算再不中用,他们的内部网络也是堪比国家级的安全系统,更别说它的设计者就是地地道道的都灵人。


14岁的少年入侵得滴水不漏,甚至根本没有相关人员发现他们的内部系统中悄然淹没于巨大数据流中那几行微不足道的代码。


这件事可谓神不知鬼不觉,但是,飞流主动去自首了。


接待他的警员无疑认为这是一个玩笑(他们总不愿意相信一个半大的亚洲小孩儿会这么厉害),准备打发他赶紧回家,却被当时马上要退休的老局长丹尼尔(Daniele)留了下来。


梁萌萌一直标榜说这孩子是个天才,尽管他自己连电子邮箱都不会注册,天知道他是拿什么标准衡量电脑天才的。


但是,在他没有留给这孩子任何联络方式和途径的前提下,从一个近800平方英尺的城市里精确而快速地锁定一个人的位置,听起来并不简单不是么?


“唉——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厉害,我突然觉得压力好大呀!”阿诚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回身走到房间里,拿出一大一小两个黄色的信封袋交给飞流,道,“回家再看吧,记得,要仔仔细细地看。”


 *

一张都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破格录取的那种。带有校长先生的亲笔签名。

飞流承认,他是有过这样隐秘的心思,和珍妮特在同一所大学学习,但任谁都明白都大绝不会招收他这样的人。

这也不是他动动手指,就能通过代码获取的东西。

少年蜷缩在沙发上,手指微微地颤抖。

哪怕老丹尼尔在世,他大概也不会为他做到这些,确切的说,不是不会,是不能。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撕开另一个小一些的信封。

那里装着一张机票。

 

飞流猛得想起他从阿诚那儿离开时,鬼使神差问出的话:“你说,有没有可能,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你这样的人?”

那个男人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先是大笑着摇了摇头,继而缓缓开口,“你会成为比我更好的人。”


TBC

关键人物解锁进程(1/N).


今天去拜了神,贡献了我一个礼拜的伙食费QAQ

评论 ( 8 )
热度 ( 19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