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主楼诚,可能还有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18

18 一场戏(上)


“从阿彪那传回的消息,夏娃在公海上闹得动静不小,连SIU都出动了,意大利人估计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会踢到铁板——还不止一块。”索杰将两份文件递给荣石,一份是最新一批黑市拍卖场的货物名目、另一份便是公海201号交火事件的详细说明。


而后,索杰才不紧不慢地开始布置下午茶的器具,尽管对外的身份是荣家的管家,但几乎八成以上的机密情报都是通过索杰向荣石传递的。


“我看他是压根不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荣石哼了一声,极快地浏览起内容来,又伸出手指交代道,“让阿彪在意大利再待些时候,这张牌还有用处。”


“我明白。”说着,将沏好的一杯红茶轻轻放到荣石身前的桌子上,骨瓷碟同木质的桌面撞击发出透亮的清脆声响。荣石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视线仍停留在纸张之上,问道,“和杜见锋的人接上线了?”


索杰拿出怀表看了看,答道:“这个时间二少爷应该已经在飞往麦德林的路上了,您没有料错,杜见锋应付明家的时候,坐镇南美的唐大臣反而更好下手突破。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二少爷阅历不深,一下子对上那种老狐狸会吃亏呀。”


“你怎么比我这个当大哥的还操心,”荣石白了一眼老妈子一般的索杰,将文件往桌上一扔,端着杯子走到窗边站定,语气不无感慨道,“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吃亏是福呀!荣家既然做了黑道的生意,他越早丢掉那些天真越好。”


“到头来真出了什么事儿心疼的不还是你自己。”索杰擦拭着甜点的餐具,不咸不淡地反驳道,直引得荣大少爷要翻脸。


好在南美方面并没有让荣石等太久,唐大臣的意思很明确,只要荣家真的能够实现荣树提及的分销方案,他们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就算无法代杜见锋下决定,至少他可以说服旅座多一个考虑的选择对象。


金矿的事他比明家知道的晚了一步,被明楼用鱼鹰的设计图占了先机,倘若没有阿诚从中作梗,荣家恐怕连争取的资格都没有。好在形势走到现在,已为他赢得了足够的布置时间。


相较于军火新贵明氏,荣家的黑市帝国里头尚有一块巨大的肥肉可以当做筹码——让唐大臣无法拒绝的诱惑。

毒品。


荣家不制毒,但是他有着全美甚至墨西哥最大的毒品分销网络,只此一行的利润规模同黑市其他的交易额便可平分秋色。


荣家在军火方面或许不比明家底蕴深厚,但若说起运毒贩毒,明氏根本无法望其项背。哥伦比亚的经济靠什么在撑着,明面上是农矿业——出口出口咖啡豆或者挖挖煤——实际上,大把的美元都来自于毒品交易。不说南美,放眼全球,恐怕除了东南亚的金三角,这里便是最大的毒品流出地。


而杜见锋,除了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势力的头目之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即南美最大的毒枭。

唐大臣,便是他手下专门负责这一块生意的。

一个手里有货,一个手里有渠道,大家还不抓紧捞钱?


“少爷,车子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出发。”索杰臂弯里挂着荣石的外套,拉开书房的门,恭敬地请示道。


“嗯,知道了。上次你拿给我的名目里勾出来的那几件东西,仔细包好,一并带过去。”荣石起身,理了理袖口,大步向门外走去。


青石板路的小街、琉璃碧瓦的牌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麻雀馆里的人声鼎沸,走了味儿的中餐铺子——这里就是唐人街,在美国这样一个社会文化大熔炉里,仍旧固执地驻守着自己一方天地的灯火万家。


车子开到巷子深处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再往前了,荣石只好下了车,在保镖的护送下继续前行,穿过山石亭榭的院落、爬满藤蔓植物的中庭,领路的管事穿着墨色的唐装短褂,隔离开都市的喧嚣嘈杂,你甚至会以为自己置身于那个遥远国度的江南水乡,就连扑面而来的风似乎都吹过了上下五千年。


足见主人家是个极富古意之人。


荣石要找的人没有在屋,而是搬了把贵妃榻在后院的戏台前头,台上的一出《红楼梦》正唱到黛玉葬花:“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端的是哀婉至极的调子。


管事儿的蹑手蹑脚地走到主人家跟前,在耳边低语了两句,老爷子这才微微睁开眼,冲荣石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来一起听——半点没有起来会客的意思。


管事儿的连忙搬了太师椅过来,又奉了好茶,末了还悄悄解释道:“台上这位许少爷是梨园的名角儿,老爷子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荣老板您就多担待点。”


还算是个有眼力见儿的,荣石半是敷衍地点点头,他对这些一窍不通,但客随主便,毕竟自己此番前来也是有求于人。


不曾想,这一出戏直接听到了掌灯时分。夏首尊似乎真的很看重这位梨园名伶,晚饭也硬是把人给留了下来,还颇为热情地向荣石介绍道:“小许呀,这位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荣大老板,在这洋鬼子的地界可是相当吃得开,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难处,大可去找他。”


“一霖见过荣老板。”卸了妆的许一霖看着相当秀气,过分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甚至能够隐隐瞧见青色的血管,眉眼的轮廓很深,似乎像是混血;嗓音更不用说,不愧是梨园出身,短短几个字硬让他说出了几分九曲回肠的味道。


“老爷子太抬举我了,在唐人街有什么难处是您摆平不了的。”荣石点点头算作招呼,一个戏子还真不值得他关注太多,于是四两拨千斤地把话头挑了回去。


“哈哈哈,臭小子,每次都给我推事儿,”夏江放下筷子,拿起一边的湿毛巾擦了擦嘴,指了指屋外道,“看你的人还大包小裹的,给老头子我带什么好东西过来了?”


荣石挑了挑眉,敢情还真没把这许一霖当外人呐,既然夏老爷子发了话,荣石便招呼人进屋,一字型排开,将东西亮了出来。


晕染江山的康熙青花瓷山花鸟瓶、明末清初的和田玉带钩、北宋书画家米芾米元章的《研山铭》手稿……


夏江好古物,这点从他平日里的衣食住行都可见一斑,荣石投其所好,能拿给他过目的本就是黑市上绝顶的好东西——这一点,他没必要,也蒙不着夏江,老爷子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上一次敢班门弄斧的倒霉家伙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嗯,荣小子有孝心,”夏江捋了捋灰白的胡须,颇为满意地点头道,站起身来走到其中一个保镖跟前,从锦盒里拿出一串黑中透紫的沉香手串,在鼻下嗅了嗅,又衬着光线看了看纹路,随后径直递到了许一霖面前,“荣老板的东西不会差了,你们俩初次见面,老头子我做个顺水人情,借花献佛了。”


许一霖微微一笑,也不矫情,顺手接了过来套在了腕子上,在松散的袖口间露出一截墨色的编花儿,更显得肌肤温润如玉。


 *

夏江对这个戏子是不是一时兴起荣石不关心,至少后者很识相地没有在多做打扰,用过餐后便告辞而去,大家总算可以关起门来说点正事。


“你想要我的分销渠道?荣老板,你莫不是以为,就凭这么些个小打小闹的物件儿就能贿赂老夫吧?”夏江双手搁在太师椅的扶手上,眯着眼睛打趣道。


“老爷子觉得我荣石是刚出来混的?”索杰上前给他点了根烟,荣石慢条斯理地解释道,“南美的消息想必您也听说了,想要杜见锋那个疯子上钩,必须要有足够分量的诱饵。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光是美国的市场还不足以抗衡明家——明楼可是下了大手笔。”


因此,哪怕他私底下看这老东西忒不顺眼,也不得不亲自登门拜访,别看这老爷子整天就知道听戏逗鸟,却凭借着几十年来在唐人街积累的声望和威名,实打实地掌握着中国这个十几亿人口的超级大国的毒品输入渠道。


“你觉得,加上我手里的资源,就能让杜见锋回心转意?”夏江盘了盘手心里深褐色的官帽核桃,若有所思道。


“不是回心转意,是从长计议,”荣石掸了掸烟头的灰烬,信誓旦旦地回道,“比起花钱,当然还是赚钱更有吸引力。”


与其花一大笔钱从明楼那买无人机装备自己的“军队”,不如同他联手,垄断全球二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毒品市场,他杜见锋就可以在201号上坐地数钱了!退一万步讲,无人机技术尽管明家一家独大,但常规军火荣家也不是拿不出来,他杜见锋又不是打算称霸世界。


荣石点到即止,聪明人之间不需要把话说得太明白,他相信夏江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也相信聪明人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索杰以为夏江会提出考虑一些时间,然而,老爷子只用了不到盏茶的功夫便给出了答案。做到他这个位子的人,没必要也不被允许在大事上瞻前顾后,因为很可能一个迟疑就错过最佳的出手点。


深思熟虑固然可取,但能成大事者,在要紧的时候,需有当机立断的魄力。


“我可以同你合作,不过前提是,你要先去帮我救一个人。”


“好说,荣某答应了的事绝不会反悔。我们谈着我们的,救人的事看您需要,我随时安排。”荣石张开双手,示意全然配合。


夏江闻言摇着头笑道:“我这一把老骨头,你小子以为事事我还都扒着不放么?中国那面的出货渠道我全交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你要去救的人。”

 

*

“少爷,就算夏江答应得好好的,杜见锋那面,当真万无一失了么?”从夏宅里出来已近深夜,仍依稀可以听到从几条街外传来的嬉笑怒骂,这仿佛不夜城一般的唐人街。索杰替荣石披好了外套,一同向车子停靠的地方走去。


“你以为夏娃是谁,就算他再怎么折腾,单凭一个人就能左右两家这么大的生意?”荣石紧了紧风衣的腰带,颇不以为然地开口道,“说是那么说,实际上我只不过需要他把水搅浑,能够给我一个出手的机会罢了。”


“那……”索杰这下可有点糊涂了,您既然没指着夏娃搅黄这事儿,那还能从哪里杀出个程咬金来?


“别忘了,明家的背后是谁。”荣石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便矮身钻进了车里。


与此同时,明楼的私人电话接进了一个备注名称为“毒蜂”的号码。

“明老弟,公海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不准备和我解释一下么?”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40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