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29

本来想把两章合并完结本卷的,结果又毫无意外地爆了字数,乖乖先来29吧。


29 最后的赢家(上)


“我以为,六号海洛因还停留在概念阶段。”说得再不客气点,那根本就是某个瘾君子天马行空的臆想。


单论提纯度而言,白晶已经是目前通过实验室技术能够达到的极限,毕竟当海洛因的血清浓度达到0.3mg/L时,激发快感的毒品就会摇身一变成为足以致命的毒药。


而六号海洛因的特别之处,并非在于其纯度。

而是它无法被现行的任何手段检测出来。


无论是适用范围最广的显微拉曼测试分析法、近红外光谱法,还是需要高精密仪器的离子质谱分析法和高效液相色谱法。

统统无效。


不会被检测出来的毒品,想想看,那会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几乎可以等同于零风险的暴利行当。


“荣老板,这支蓝钻你不妨拿回去做个测试,到底是不是‘天方夜谭’,眼见为实。”语毕,谢晗起身离席,“多谢两位的款待,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差人去香港找我。”


谢晗就这么施施然地走了,夏江扫了眼若有所思的荣石,直言道:“谢晗这个人虽然性格有些偏激,但还不至于在这种事上开玩笑。倘若蓝钻真的现世,那么不要说亚洲了,恐怕全球的毒品生意都要重新洗牌,到那时——”老爷子顿了顿,忽而话锋一转,满不在乎地笑道,“左右我只是个牵线搭桥的老头子,能不能抢到先机就要看你们年轻人的决断了……”


谢晗暗示的意味相当明显,与其拉着他和杜见锋做传统的“棕糖”生意,还不如凭借“蓝钻”强强联手,后者还能省下一笔巨额的“疏通关系”的成本。


杜见锋肖想中国市场,难道谢晗就没有盯着美洲么?


然而,几乎可以想见的是,同样作为毒品的货源方,一旦荣家为谢晗开了黑市的后门,依杜见锋那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格,绝不会善罢甘休。


暂时来看,南北美的生意磕磕绊绊者有,大体上还算顺畅。荣家真的要舍近求远,和一个压根不知道底细的东方势力绑在一起么?


回程的车上,荣石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有时候人越往高处走,越发现任何一个决定都变得复杂起来。年少轻狂的日子里手起刀落,恩怨分明——并非内心遵循着明晰的是非对错,不过觉得没有什么是输不起的。

哪像如今。


荣石用力地碾灭了烟头的火星,将注射器递给前排副驾驶座位的吕良彪,沉声吩咐道:“找信得过的人做个测试,结果真如谢晗所言不差的话,直接替我安排去香港的飞机。”

 

*

“什么叫转移过程中出现问题?INTERPOL的犯人什么时候在没有审判定罪前就能直接分配服刑地了?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干的?你们——”听筒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李熏然一把将电话摔了回去,原地转了好几圈,还是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没处儿撒。


“出什么事了?”梁凯文拿着两杯冰咖啡晃悠到办公室里头,见状直接将其中一杯贴在了李熏然脸上,降火。


“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夏娃那件事。”李熏然抢过来灌了一大口,咬牙切齿道,“傅子遇那蠢货不知道搞什么鬼,屡次驳回我的协助审讯申请不说;现在半个多月过去了,一句‘疑犯在转移过程中无故失踪?’——他当我是白痴么?!”


“好了好了,你先消消气,傅子遇就算再怎么不招你待见也是你父亲的左膀右臂,你这么编排他李局脸上也没光不是?”梁凯文认命地开始和稀泥,你说这俩人是不是八字犯冲,无论大事小事赶在一起都恨不得掐个你死我活。


“别和我提李局,这件事他也跑不了。”


“嘘——这话你回了家关起门怎么说我都不管,在局里还是谨慎点好。”梁凯文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劝解道,“你听我的,这里头的事儿,但凡能讲的,我猜李局都不会故意隐瞒。除非——”


“除非什么?”李熏然斜了他一眼,后者看了看左右,揽着李熏然的脖子来到走廊角落,悄声说道,“除非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桩内幕交易。”


李熏然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睛。


“从最开始的匿名线报,到夏娃的落网,秘书处突然介入,之后半点消息全无,到现在——诶,你去哪啊?”没等梁凯文分析完,李熏然便将空咖啡杯往垃圾桶里一丢,大步向外走去。


“当然是去查清楚——”


李警官风风火火的身影转眼消失在走廊尽头,梁凯文靠着墙壁,一只手插在制服裤兜里,慢条斯理地喝了口咖啡,自言自语道:“明知会引火上身还要往前冲的,大概就只有李警官你了吧。”

 

*

“情况怎么样?”见程锦云拿着一份报告书走出来,明台连忙出声问道。


阿诚在被送入医疗仓的时候已经基本稳定下来,除了人没醒之外并无其他异常症状表现。


“情况……有点复杂。”程锦云抿了抿嘴,见明台一脸纳闷地等待下文,明楼的视线也转了过来,皱眉解释道,“单就报告的综合诊断结果来说,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你不是开玩笑吧?都那副德行了你告诉我没问题?”明台显然不信,砸吧着嘴嫌弃道,“该不会是你这儿设备简陋查不出来吧,用不用拨你点援建资金?”


程锦云白了他一眼,懒得计较,直接冲明楼说道:“抛开结果不谈,他体内的细胞活力值明显偏高,供血循环周期非常短,基本可以确定是药物的作用。但是很可惜的是,我这里的仪器的确识别不出它的成分。”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程锦云略为不甘心地瞪了明台一眼。


“你别听明台乱说,”程锦云的这间实验室放眼全球恐怕都找不出几个能够比肩的,如果在这里都查不出问题的根源的话,真的只能回英国再做打算了,“都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嗯,说不定表姐会有办法的。”程锦云虽然不太清楚里头躺着的人是谁,但从明楼的种种反应来看,绝不是可以放任不管的存在,“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尽管痕迹已经不是太明显,但是,他受过刑。是电击。”


自认交代完毕所有事的程小姐,非常有眼色地先行离开。明台听了也是心里一突,偷偷去瞄自家大哥的脸色,后者仍旧坐姿端正地喝着茶,不辨喜怒。


夜色似乎从某个时刻起,开始悄然凝固。


茶碟被放回玻璃桌面时发出一声极为清脆的颤音。


空气总算正常流动起来,没等明台悄悄松口气,就听明楼不带半分感情地吩咐道:“给方家的小子打个电话,冤有头债有主,是谁干的,把人‘完完整整’地给我送来。”


阿诚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倒没有因为时差产生什么不适,习惯了东奔西走的人,可以在任何时间入睡和醒来。


嗓子发干,阿诚摸索着出了房间,路过中庭的时候,瞄见屋檐下的藤椅上还坐着个人。


给自己倒了杯水,阿诚拉开门走了出去,明楼闻声回过头,见到来人也无甚表情可言,简单地招呼了一声:“醒了?”


“唔。”在明楼身旁的椅子坐下,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人手里也拿着个玻璃杯,酒的味道。


远处有山峦起伏的暗影,近处则是被月光镀上一层银白色的低矮树丛。


“感觉怎么样?”四周传来细小的昆虫鸣叫,惬意而悠然。


“坦白说,糟透了。”阿诚自嘲地笑了笑,曲起一只腿放在藤椅上,双手环抱着支在上方,“那种,不晓得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倒下去之类的,光是想想都瘆得慌。”


“再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你就待在我身边。”男人的嗓音在夜色中缓缓荡开去,不是命令的语气,更谈不上恳求,只是淡淡的,仿佛理所当然。


“听上去好像很没有人身自由的样子,”阿诚摸着下巴寻思道,不过没坚持两秒,便自己先绷不住了,“我明白的,明先生。你也是为了我好。”


待在王的身边。

这也是明楼作为领导者性格中最吸引人的一部分吧。

从不轻易许诺,而话一旦出口,就会贯彻到底。


在佛罗伦萨的时候,他曾对他说,我可以保你在欧洲大陆横行无忌。


尽管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明楼也一定怀疑过当中有他的手笔——他还是愿意继续给予他这份庇佑。


真不知道,他这是过分相信自己,还是选择相信他呢……阿诚仰起头闭上了眼,风中夹带着某种不知名的野花的芬芳,至少此时此刻,没有任何倾轧算计。


终是不忍辜负美景良辰。

 

*

再起航的时候,程锦云和阿诚凑到了一块儿。前者本着医者的责任心细致地询问了阿诚的身体状况,并且还摊开查验报告逐一向他解释可能会发生的诸多问题。


阿诚一派虚心受教的模样,唯有在看到其中一页关于细胞活性和血液流速的检测参数时,停顿得稍微久了些。


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程锦云八卦兮兮地告诉了阿诚明楼在知道他遭刑讯的事儿之后,立马让明台跟监狱方面要人的情形。


阿诚有些哑然,随即笑着点点头表示知晓,“我会承明先生的情的。”


不过,他才不信小方会老老实实把Triton交出来呢,多半是弄个替死鬼来交差,他又不可能会去真的拆穿——如同他和谢晗的事情,想必小方也会同样保持缄默。


落人把柄并不可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因为秘密的存在而达到一种心照不宣的平衡。


“等我们到了英国,就去找表姐,她比我厉害多了,一定会想到办法的。”边说着,程锦云献宝似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挑了张姐妹俩的合影递给阿诚。


后者装模作样地接过手机,却在看清了照片中人的时候,瞳孔急速地收缩了一下——掩饰性地偏了偏头,见前方坐着的明楼仍埋首于文件,而明台则在呼呼大睡;阿诚这才垂下眼帘,仔细地端详起来,“的确是一位,非常有气质的女性。”

“当然,程小姐也是一样。”

 

“等下我和阿诚坐直升机去约克郡,你和锦云先回本宅,大姐估计这两天就会到家,到时候和苏医生说一声,让她尽快安排。”明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同明台交代道。


“何必那么麻烦,大家一起去本宅不就好了?正好让我也参观一下明氏的‘古堡’。”阿诚忽然从后头走了过来,依靠在机舱的侧面,一本正经地建议道。


“你要去?”明台表情十分微妙,倒不是说明家的本宅不允许外人进出,这么多年来他大哥就没以私人关系往家里带过任何人,犹记得当初大姐还半开玩笑地埋怨说:索性你呀,不是准备讨来当老婆的就一律甭往家里带了!

那,那这算什么?


“你想去?”没理会明台的一脸纠结,明楼多少有些意外,以两人目前的相处模式而言,这样的要求显得太过刻意。


阿诚何尝不知这会引起明楼的警觉,但眼下的形势已经顾不上再患得患失了,他必须要抢占先机。


“不欢迎么?”


TBC

下章见个家长,顺带完结本卷。

然而我已经无法维持日更的神话

晚安。


评论 ( 18 )
热度 ( 137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