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35

35  各有各的债(下)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沉不住气一些。”苏医生一手拿着喷壶,仔细地照料着花草,这一间花房远离社交宴会的中心,并且谢绝外客入内。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阿诚摊了摊手,两人的第一次“交锋”算是打了个平手,忌讳太多谁都没有先露底,他们都需要时间去确认彼此是否真的已经同“伊甸园”再无瓜葛。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可以不过问你混入明家的目的,但是绝不可以伤害明家的任何一个人,这是我的底线。”


还好明家的人丁不旺。阿诚撇了撇嘴:“那我也不妨再重申一遍,我对明家没有企图——”


见苏医生又是一副要打太极的架势,阿诚连忙举起双手分辩道:“暂且不谈以前的事,我的身体现在可能真的出了点问题,急需医生你的帮助。”


“呵,你的身体不是一直都有问题么。”苏医生放下水壶,用毛巾擦了擦手,这才转过身来,语气戏谑。


“蓝钻,或者说,六号海洛因,苏医生有听说过么?”


这本是明楼带他回公馆的最初目的。


由于某些原因,阿诚藏起了那张关键的检查报告,但是不知为何却没能瞒过苏医生的眼睛。


两人心中各有猜忌,程锦云尚且能糊弄过去,他断不敢冒险再做一次检测,特别是在苏医生手底下。


而苏医生也没有提出类似的要求,甚至在明楼面前还替他把事情圆了过去。


阿诚乐见其成。

有些事情,原本就不应该牵扯无关的人进来。


“六号海洛因?他们最后还真的用了这个名字啊……”苏医生似乎觉得有些好笑,时隔多年,她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居然是从“夏娃”的嘴里。

当真是世事难料。


“好吧。说说看,是你的朋友、仇人、还是你自己,着了道?”苏医生走到花圃外,那里摆放着一张小巧的木桌,精致的白瓷茶具。


阿诚暗中舒了一口气,他没有问错人。


“有区别?”


“区别大了,”苏医生给自己沏了壶玫瑰花茶,慢条斯理地解释道,“是朋友的话,我很抱歉;仇人的话,大快人心;是你自己的话——”将身体靠在椅背上,目光掠过阿诚依稀有几分相熟的面容,“是结束,也是开始。”


“啊,想不到居然是从‘伊甸园’流出来的东西,”阿诚自嘲似的嘀咕了一句,尽管苏医生语焉不详,但阿诚却意外地听懂了她的意思,“可我好像也并没有幸免的样子?”


那突如其来的痛楚仿佛连绵不绝,比起单纯的毒瘾更加让人难以招架。


“不要搞错了,你可不是什么生化武器,”苏医生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总要给细胞一些吞噬的时间。”


“你的意思是,那种莫名其妙的晕厥痉挛,我还要挨上几次?”


“如果你不是半成品的话,我想大概最多需要三次。”

阿诚眯了眯眼,不愧是出身“伊甸园”的研究员,哪怕没有关键的样本报告,也总有办法推测出他的身体情况。


“表姐——表姐你在吗?”花房外忽然传来程锦云的声音。


见阿诚也在,程锦云多少犹豫了一下,还是当着他的面说明了来意。


不久前,她接到一个电话。

打来的人是当初派赴非洲的特别专家团一行的团长,国际著名的肝胆外科专家,凌远。

谈的,却不是工作上的事。

凌院长在电话里提及,他的一位朋友,失踪多时。

按道理,失踪人口应该去找警察,断不至于去联络一个不甚相熟的医疗组同事。

这还要源于那场意外的救援。

彼时,凌院长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这帮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人有任何牵扯。

在李熏然无故失踪,国际刑警全无头绪,逼得他病急乱投医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凌院长得知了“明氏财团”几个字在欧洲大陆到底意味着什么。

所有正规途径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总还有另外的出路。

好比硬币的正反两面。

凌院长最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

然后,他便想到了程锦云。


“这个凌远也是够逗的,他拜托你请求明先生,帮他找一个国际刑警?”苏医生冷笑了一声,“明家什么时候改行做起善事了?”


“别这么说嘛表姐,”程锦云讨好地拽了拽苏医生的衣袖,“凌医生人很好的,在非洲的时候也帮过我不少,找个人而已嘛。如果拜托明先生不合适的话,不然我让明台帮忙打听一下?”


“你说得简单。”苏医生轻飘飘地瞪了自家表妹一眼,警察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不用说一定牵扯到了见不得光的势力,也亏得那个什么凌医生有几分急智,知道找上明家或许更有胜算。


“程小姐心善,不过单纯是打听个人的事,惊动明家也的确有些小题大做。”阿诚摸了摸鼻子,适时地插了句话,“我手头还算有点资源,程小姐倘若信得过我,不妨交给我来办——权当抵作苏医生适才的诊金了。”


说起来,他好像还欠着凌院长一通国际电话费呢。


尽管凌院长整个人已经处于度日如年的狂躁状态,他却没有想到明家的回复来得如此之快。

只不过,并非是想象中的那位明先生。


“是你?”

“凌院长,多日未见,别来无恙?”阿诚的语气甚至可以称得上几分热络。


凌远的思绪转得飞快,念及当初种种:“我不管你和明家是什么关系,既然你现在打来,说明有办法找到李警官。”


“只要他不是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家伙,”阿诚耸了耸肩,“我需要知道他失踪前发生了什么事。”


李熏然的身份注定了他的仇家只多不少,挨个去查的话就算凌院长等得起怕是李警官也扛不住——如果他的处境真的很是不妙的话。


一个人无故失踪——但凡不是本人刻意为之,总能从之前的言行中发现蛛丝马迹,尤其是他们干警察这一行的。


是不是查了什么不该查的人,是不是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呵,太阳底下,哪有那么多新鲜的理由。


凌远也并非没有准备。

说来说去,竟然还是和他有关。阿诚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


“嗯,大致上我已经知晓了,你等我消息。”

“……多谢。”

“凌院长记得不要说多余的话就好。”

毕竟名义上,他还是李警官抓获的罪犯呢。

 

*

“你又是什么人?”杜见锋活动了一番那只惨遭毒害的手,微微侧过头,看向子弹袭来的方向。


方孟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将枪别回腰间,目光落到方孟韦身上,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过来。”


方少校一瞬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却还是用手拨开半挡在身前的杜见锋,一步步走了过去。接过方少将手中的行李箱,竟是一句话也不多说地径直折回休息区。


方孟敖脸色未变,似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倒是一旁看足了全套的杜旅座,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方孟韦收拾好一切之后,推开浴室的门,果不其然方少将双手交握放在下腹前,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刚才那是什么人?”听到声响,方孟敖尚没有睁开眼睛,便直接发问道。


“想知道就自己去查。”对着这个男人,方孟韦一向摆不出什么好脸色,拿起一件崭新的军服上衣罩在肩膀。


“你在‘坟场’搞出的那些动静,我已经替你摆平了。”


方孟韦攥紧了拳头。

这样的对话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每一件事,每一件事,但凡他不小心出了差错,都会成为涂抹不掉的污点,供方孟敖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

——“孟韦,看清这个现实吧,你根本离不开我。”

还不够……他的力量,还远远不够……


“此间的事一了,你就直接跟我回家。”尾音未尽,方孟韦已然摔门而去。


差点和杵在门口的杜见锋撞个满怀。


“别挡路。”方孟韦心情极差,实在懒得再同这人纠缠不清。


“不想回家?你这是叛逆期?”杜见锋却不让路,反而伸出一只手按住后方的墙面,将小方少校锁在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这和你没有关系。”危险的精光一闪而逝,那是杜见锋最爱看的表情。


“那不知方少校有没有兴趣,和我私奔呢?”杜见锋压低身体,几乎是紧贴在方孟韦耳畔开口蛊惑道,仿佛钟爱引人堕落的魔鬼。


没有预想中的气急败坏,小方少校身披白色的军服外套,抱起双臂,顺势依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微微抬起头,眼神锋利如刀。

哪怕是一个处于下位的仰视,都仿佛睥睨天下。


“只要你有胆量对上第三帝国最恐怖的一支力量。”


那一刻,杜见锋简直想单膝跪地去亲吻他的手背,就像是无主的骑士最终低下了高傲的头,宣誓效忠他唯一的女王。

 

*

飞流没用多久就拿到了谢晗的通讯号码。

这个少年从没让他失望过。


最开始听程锦云转述事情经过的时候,阿诚已经隐隐有了一种猜测,亲自和凌远通了电话之后,心中便有了九成的把握。


“似乎该称呼你为谢老板了,”现在回想起来,身体的细枝末节似乎还残留着死亡飞车那刺激到宛若肾上腺素中毒的麻痹感,“看在大家一起玩过命的份上,有一件事还望谢老板给个准话。”


“夏。娃。”谢晗的声音在电波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质感,像是某种高纯度的毒品,“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阿诚冷笑了一声,是啊,六号海洛因的后遗症,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李熏然是不是在你手上。”并不想过多谈及自己的问题,阿诚单刀直入地问道。


根据凌远的说法,李熏然一直对INTERPOL内部关于夏娃的模糊处理感到不满,并且多次暗中调查。这件事的始末阿诚心知肚明,为了把他顺利送进“坟场”,荣石必定同INTERPOL的高层有所交易;对于那位正义感爆棚的李警官,想来上方多次施压未果,才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段,这事儿荣石有没有掺和一腿他不确定,但为何人会落在谢晗手里——


其一,荣石和谢晗现在算是绑在了一起,互相替对方解决点麻烦并不稀奇;

其二,别忘了,当初是谁把谢晗送进监狱的。

简直是新仇旧恨凑到了一块儿。

他不信谢晗不出手。


“你招惹的人还真是不少。”谢晗低声笑道,举起手边一杯猩红色的液体对着刺眼的白炽光晃了晃,似乎相当慷慨地提议道,“如果你肯来的话,我马上放了他。”


身后,在光亮能够照射到的一小片区域,露出一截属于成年男子的手臂。

血迹斑斑。


“很可惜,我并不是很喜欢香港那个城市。”我也更没有义务舍己为人——那是热血警察才会干的事。

上帝保佑你。

阿诚没什么诚意地在心底念叨了一句。


“那真是太可惜了,”谢晗叹了口气,“不过,‘看在我们一起玩过命的份上’,我倒是可以分享一个消息给你。”


“洗耳恭听。”

“你们心心念念的那个杜见锋,也许要倒大霉了——”


阿诚一直不是很相信有所谓现世报这回事。

然而,分分钟前他才对落入食人魔之手的李警官表示无动于衷,耳边就响起了突兀的爆炸声。

“——还有那个明家。”


TBC

每次看评论都觉得泥萌的脑洞比我厉害得多ww

最近两章的评论没有及时回复的原因是,这人一直在纠结于“哎呀这个想法其实也很讲道理呀”“那么告诉她们我的脑洞会不会被打”之类的妄想中。

还有一点我必须要承认的是,我果然还是写痞子更得心应手。

ps.旅座大大还真是个人见人想打的角色诶XD

评论 ( 22 )
热度 ( 138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