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54

54 旧事


说起萧氏药业大部分国人都不陌生,居家必备的那些药品里,三种里头就有一种是出自萧氏。但论及这个家族本身,能三言两句讲出点门道的并不多。

萧氏的药厂遍布各地,但家族一直落户在廊州,廊州自古就是个富庶的城镇,不少隐富望族都盘踞在此。

外人看来,制药是萧家的摇钱树,尽管最近几年萧家在医疗基础设施方面加大了投入,同药品的研发和销售相比杯水车薪。

但实际上,从萧选这一代开始,家族的重心却悄然转移到了另一项技术上去。

基因工程。

关于人体最神秘莫测的一方领域。

萧选不是第一个对它感兴趣的家主,或许是他运气好,家族一直以来秘而不宣的基因研究到了他掌权的时候有了相对而言实质性的突破。

核心基因序列和后来被称为”Forbidden Apple”的核酸分离原液。

通俗的说,就是使人为构建人类基因图谱成为了可能。

人类的潜能远没有被开发出来一直是生物学界的共识,而破解遗传基因的秘密无疑能够最大限度地探索人类的极限。

飞檐走壁、刀枪不入,乃至读心术抑或精神控制等等,被极少数人所拥有的“特异功能”将不再是上帝偶然的恩赐。

这便是最初的伊甸园计划。

人造上帝子民。

然而,不管未来的图景描绘得有多神乎其神,伊甸园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

或许神的领域永远不会让凡人轻易操控,大批经过基因改造的实验体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当中一部分人在某些测试指标上的表现的确高于常人,但整体都出现了寿命大幅度缩减的现象——就仿佛是提前透支了生命才得来的能力进化。

而比起这些“半完成体”至少还捡回一条命,大量的基础实验体都以基因序列崩坏而死告终。

最先扛不住的是其中一位负责人,萧景禹。

萧选的大儿子,萧家近几代人中最为惊艳绝伦的天才。

年纪轻轻便在社交圈大放异彩,样貌、学识、气度——同辈中无人能出其右。

萧选有意培养他入仕途,但萧景禹却意外地醉心于基因研究,主动要求加入伊甸园计划。更有甚者,他瞒着萧选在自己身上做了基因修改实验!

结果不好不坏,他成为一个“半完成体”,脑域开发度达到了65%.,却注定活不过四十五岁。

65%是什么概念,全球最先进的奥丁级计算机系统6小时能够解析完毕的数据量,萧景禹只需14分钟。

他一个人,就可以构架起一整个互联网体系的核心运算机制。

倘若萧景禹能够顺利把余下来的时间全部投入进伊甸园计划的研究,或许萧家现在已经成功进入神的领域也说不定。

然而,萧景禹虽然是个前沿科技的研究人员,却相当固守传统的道德法则。

尤其是,当他发现,伊甸园计划的基础实验体挑选远远超出“自愿”的范畴——讨论“众生平等”是哲学的概念,人毕竟不同于小白鼠,那些被告知“风险可控的新式药物试验”的“志愿者”们,对伊甸园计划的危险性根本一无所知。

之后,父子二人爆发了无数次争吵,萧景禹甚至干脆退出了伊甸园计划。然而,个人的力量远不能阻止这一绵延了百年的秘密工程,萧景禹被变相的囚禁。而压倒这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萧选的一个决定。

不知是哪个研究员“突发奇想”,提出在人体胚胎阶段尝试干预的理念。尽管基因突变在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发生,但总体来讲有丝分裂和减数分裂的间期几率更大,在核酸分子相对活跃的游离期,理论上外力的作用效果会更加明显。

新一批的“实验体”暗中送入伊甸园,或许是萧景禹的“成功”给了萧选意外的灵感,后者直接把主意打到了他尚未出生的第七个儿子头上。

萧选并不是很喜欢他的第三任夫人,连带着对这个孩子也没多少期待,似乎认为“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也无伤大雅”;萧夫人被秘密送进实验室没几天,萧景禹忽然一反常态地妥协认错,希望能够重回伊甸园计划。萧选对这个儿子总是有几分真心喜爱的,加之他的脑域对项目还有大用处,便大手一挥欣然同意,似乎全然不计较他之前“年少任性”的举动。

这一待,就是七年。

萧家小儿子出生的时候好一通折腾,他的母亲没能挺过去,活下来的孩子也没能给萧选太多的惊喜。

依旧是一个“半完成体”,基因突变后的表现也差强人意。

一纸冰冷的数据分析好像就决定了这个孩子接下来的命运。

家族的子嗣,一旦得不到家主的青睐,只能是自生自灭。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里度过,对于见惯了“半完成体”的研究员而言,显然没有精力对谁投入额外的关注。

日复一日的抽血、化验、实时监测,别人童年里的欢声笑语与父子天伦,在这被命运开了个玩笑的孩子身上,只剩下冰冷的试管和惨白的灯光。

好在,长兄如父,萧景禹做了一位兄长能够做到的一切。

萧景禹因病亡故的消息传出来之后,相熟人纷纷表示扼腕,感慨天妒英才云云;看萧家不顺眼的人也借机在背后搅混水,说什么萧选先是死了老婆又是死了儿子的,不知道是不是坏事做太多的缘故。

豪门的八卦热得快去得也快,只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关注过在七年前的冬至——古老的时历里一年当中最冷的一天——出生的那个孩子。

琰。古汉语里意为美玉。

谦谦君子,当温润如玉。

这是源自一个母亲,最殷切的期待。

 

*

“基因果真奇妙。毕竟当年可没有一个研究员看好过你,”再漫长的回忆都只是属于过去岁月的余烬,苏医生并不是伊甸园计划的元老级人物,对这些隐秘所知不多;然而,在不可磨灭的伤痛面前,迟来的真相显得苍白且无意义,“萧景禹那孩子的脑袋,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未来也不奇怪。”

被众研究员一致打上“半完成体”标签的萧景琰,毫无波澜地在萧家度过了七个年头。除了萧景禹,无人有那般庞大的脑域运算基础能够预知,这个瘦瘦小小性子略有腼腆的孩子,在多年后的某一天,按照生命最初的“设定”,完美地实现了突变融合。

细胞的分裂速率和活跃值在经历了漫长的波动曲线后,自身寻找到了一个动态的平衡点:一方面,任何对躯体造成的损害都会在不扰乱生命体基本代谢的前提下得到快速复原;另一方面,结合了几代人的智慧搭建而出的基因图谱构造出一个闭合的序列系统,生命体在此基础上得以实现“燃料”的自给自足。换句话说,细胞如永动机般接连不断地分裂、再生、交替代谢,器官不会面临老化衰竭之症,基因将为它们寻求最为适合的运行状态。

永生。最具魔力的两个字眼。

人造的神之子。

萧景禹看见了这样的未来,却不想自己的弟弟因此沦为家族的工具。

他应当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人生。

“萧选不会轻易放你们离开,你哥哥和他做了什么交易?”明楼的声音有些发沉,因为苏医生和自家大姐的关系,他多少有听过萧家秘密的基因实验,却未曾料想阿诚竟然如此深得牵连于其中。

萧景禹真正的“死因”、萧景琰无故消失的原因,知情人大多在后来的“大清洗”中永远失去了发声的机会。

萧景禹离开后不出两年,萧家实验体滥用的问题便被捅了出来,有关部门迅速介入调查:没有官方机构获批的基因工程研究项目涉嫌犯罪,萧家为了不留把柄从权“处理”了好些人;兹事体大,为了控制负面舆论影响,双方最终达成默契,伊甸园计划宣布终止,所有研究资料上交国家。

这当中有没有萧景禹的推波助澜不言而喻,那时的萧景琰尚且不能理解为何哥哥要如此迫切的出手干预;毕竟,两人好不容易才逃离那个地方,短时间内委实不该多做牵扯。

作为极个别幸免于难的核心研究员,苏医生阴差阳错地成为了知情者之一。

以明楼的强势,今天既然跟来了这里,任何模棱两可的答案都是不被接受的。而这个问题,或许是阿诚最不想去碰触的伤疤——苏医生拢了拢鬓角,率先开口:“他身上有定位器。”

萧家从来不可能真正放实验体自由,哪怕他们都是萧选的亲子。任何时候,只要萧选想,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知晓两人的位置。

这样的追踪器,必须是无法被轻易移除的。

它被妥帖地安置在一枚特质的合金弹头里,嵌入了萧景琰的心脏。

萧选亲手开的枪。

萧景琰差点活不过那一年的冬至。

异常活跃的细胞分裂再生机能让他惊险地躲过了死神的镰刀;同时,也将那枚子弹稳稳留在了心脏当中。

后来当萧景琰变成阿诚,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没有萧景禹,他会是什么样子?还是不是能够坚强到足以撑起那些残忍和凉薄的过往。

眼底无声地酝酿起深沉的涡旋,从没有镜片遮挡的眸孔落到阿诚身上的视线,仿佛淬着火光的刀锋,起手间都是一片鲜血淋漓的修罗场。

就好像一把砍在肋骨上,他清楚的知道疼痛发生在距离心脏的第几根位置。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明楼真的想发狠地亲吻那张单薄的嘴唇,掠夺他全部的心神和呼吸,然后以一种全然征服的姿态进入他的身体,痛苦和欢愉彼此密不可分。

你的前半生我没能参与,你的后半生我却可以负责到底。

“既然萧选已经决定重启伊甸园计划,那么第一步无非是逼我或者索性抓我回去——原液是我唯一的筹码。”平日里插科打诨不算,这种真正暴露自己“弱势”地位的谈话阿诚并不喜欢,他从不需要同情来获得拯救,他一直记得萧景禹的话——

——“保持真实和自在的去生活,无论迷茫也好、无措也罢,跟着自己坚持的东西去走,守住本心,忠于自我,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所有的苦难都有了意义。”

所以,不必为我感到难过或者愤怒,阿诚轻轻拍了拍明楼的手背,男人的掌心温软干燥,像是被阳光烘烤过的棉絮。

与你相遇,我已经得到了全部的意义。


然而这一次,阿诚猜错了。

萧家的人没在第一时间找上他,却将明家的大小姐“请”了去。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34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