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藺靖武俠】江湖有酒11

第十一杯酒


很长一段时间里,“幻术”这种技法并不被中原武林人士所倚重,他们往往认为那充其量不过是拙劣的障眼法而不屑于研习;稍微讲究一点的,则会用于奇门八卦的阵术中以造势,但归根结底并没有形成什么厉害的功法路数。

直到滑族那一代出了位璇玑公主。

“幻术”到了她的手里,才真真成为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不过二八年华的璇玑公主,让中原武林第一次见识到,那些足以以假乱真的幻术场景,究竟能够带来怎样无法想象的灾难。

昔日的武林第一世家南瞻段氏,家大业大,族中子弟繁盛,实为中原白道武林的旗帜领袖。何人曾料想,因嫂叔有染的“铁证如山”,血脉同出的段氏兄弟二人顷刻间拔剑相向,鏖战整整三个时辰,最终两败俱伤;兄嫂不堪流言悬梁自尽,弟妹就此常伴青灯,而后家族弟子互相争斗不断,以至家道中落。

直到后来有滑族中人出面佐证,个中曲折才大白于天下,彼时段氏已再无崛起之力,卓家的天泉山庄就此稳坐武林第一世家的宝座。

璇玑公主的名字,也是在那一年,同她最引以为傲的幻术“九华帐里”,彻底震诧江湖。

 

“如此大规模的使用幻术,还能做到让你我分毫未察,除了九华帐里,我实在想不到其他。”

“可是,璇玑公主二十年前已经死了。”

“没错,不过照眼下的情形来看,璇玑公主虽死,但九华帐里却并没有失传,”蔺晨敛眉沉思道,“即便幽灵盗本身非璇玑公主的传人,幽灵山庄同滑族也脱不了干洗。”

“事关滑族,那么‘赤焰掌’的出现似乎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当年璇玑公主死于赤焰掌下,林燮可以说是全滑族的复仇对象,尽管他已失踪多年,但没有人真的觉得林燮死了,毕竟在赤焰掌声名最为显赫的那段日子里,林燮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无敌。

这样的人,绝不可能死得悄无声息。

如果玉佛失窃一事乃滑族在背后操控的话,他们究竟是真的得到了林燮的消息,还是借此由头卷土重来,意在问鼎中原武林,完成当年璇玑公主未竟的“大业”?

“幽灵盗走得干脆,恐怕这里不会再留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如我们先回江左,悬空住持被害之事长苏或可有其他发现也说不定。”蔺晨纵身跃下半人高的墙壁,冲萧景琰提议道。

蔺晨没有说的是,他知晓梅长苏在滑族有安插了多年的暗装,此事滑族若真参与其中,江左梅郎一定会得到消息。

待两人踏进江左盟总坛时,却被告知宗主已外出多日,并有两张请帖代为转交。

红底金漆的龙凤大字,竟是一份喜帖。

天泉山庄的少庄主同谢玉之女喜结连理。

天泉山庄,武林第一世家,其显赫程度无需赘言。

而谢玉又是什么身份?

林燮之后,琅琊高手榜的第一人。

尽管是当世第一高手,但谢玉平日里深居简出,鲜少见外客。早些年尚有心高气傲者上门挑战,大多却是连谢府的大门都进不去,久而久之,众人都算有了自知之明。近来更是有传言说谢玉的枪法已臻化境,兵器讲究一寸长,一寸强,谢玉早年自创的七七四十九路镇龙枪法大开大合,招式施展开来犹如雷霆霹雳,冬雷震震,旁人轻易无法近身,哪怕同时与多位高手对战,也可立于不败之地。

无论如何,这两股势力联姻可谓是门当户对,强强携手,江湖无人不称赞一句“天作之合”;但凡婚宴邀请的宾客,无不是各方名士、江湖豪侠,每一个人的名头甩出去都是响当当沉甸甸的。如果说言侯的万宝会邀的是天下的“财”,那么卓谢两家的联姻聚的则是江湖的“势”。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毫不夸张的说,天泉山庄若想召开个武林大会,那么受邀的名单恐怕也就是这些了。

“这卓老头还真会挑日子。”

眼下全江湖的人都在明里暗里地找玉佛,唯恐落后一步,若是换了旁的嫁娶,大略是没人乐意买账的。

“难保不是两家故意为之,借联姻的名义,‘顺道’商讨玉佛一事。届时再将武林第一世家和第一高手的大旗一扯,原本四散各处的力量便可倾巢而动,人力尽出,最终得益的还不是他们自己罢了。”萧景琰单手揉了揉额角,昏黄的光线透过胭脂色的灯纱映出男人硬挺的鼻梁如山峦峻岭,眼睫留下一小片暗影薄如蝉翼。

端得是美人如玉。

指尖忽然传来一丝微妙的痒意,蔺晨轻轻抚了抚,微微垂下眼帘。

“王爷虽久居边关,却深谙这权术之道呢。”

“蔺少阁主是在小看本王么?”萧景琰不由挑了挑眉梢,眼中尽是跳动的点点火光,“皇室子弟,哪还有什么天真可言?”

见萧景琰形容寡淡,似乎不想就此多言,蔺晨便默契地转了话头:“那王爷可打算走这一趟?”

“呵,临安言侯的面子本王尚且不曾卖过,遑论区区一个世家子弟的婚宴?”

换做任何一个江湖中人,这话都说得相当不自量力。

只有贪狼王,堂堂真龙之子,他的“任性”无可指摘,他的尊贵与生俱来。

 

“今日就此别过,希望下次相见,一切便可水落石出。”蔺晨坐于马上,同萧景琰拱手道,“到时,王爷可别忘了曾许诺在下的那一顿酒。”

“但愿如此。”萧景琰驭马行至蔺晨身侧,几近擦肩,风吹过树梢带起一阵悠长的蝉鸣,“待诸事皆了,本王定不相负。”

战英背负着萧景琰的枯骨刀,同蔺晨一道北上,良驹飞驰,顷刻间便消失在滚滚烟尘尽处。萧景琰一直目送两人渐行渐远,这才握紧缰绳,调转马头,独自向东疾驰。

 

*

琉璃宫盏,东海珊瑚;虽摆件不多,却无一不是稀世珍品。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双手交握,毕恭毕敬地立于一旁,脸上的银色鬼面反射着冰冷的残光。

“见过王爷。”

萧景琰放下天青色的流云茶盏,微微阖起双目,一边冲说话之人扬了扬手。

“无需多礼,本王这次来只想知道,此前种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未完待續

评论 ( 7 )
热度 ( 105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