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小路

杂七杂八的脑洞。
围脖:http://weibo.com/annakiet

【现代AU强强】三面夏娃10

*本章解锁多个角色掉落,请注意拾取绑定。


10  一亿两千五百万的人情


不管阿诚怎么诅咒明楼那个过分注重身材并且极端小气的资本家,他还是搭上了飞往华盛顿的红眼航班。


当然不是为了省钱!虽说与正常航班头等舱的差价并不足以弥补那顿米其林三星餐厅的消费。


FAUST.

黑色的卡片上仅有五个烫银的西文字母。

浮士德。


当然不是说他要去见的人叫做浮士德——阿诚将卡片顺手夹在一本畅销的飞机读物里,而是今晚在肯尼迪艺术中心,有一场名为《浮士德》的歌剧。


不知道是不是大人物都喜欢搞些特立独行却麻烦得要死的见面地点,去歌剧厅的话他还要额外准备一套得体的行头,天知道他和梁萌萌基本都在露天咖啡馆交接。


银灰色的休闲西服配小牛皮的鞋子,没有扎领带,一款江诗丹顿QUAI DE L'ILE系列的定制腕表——只要阿诚有心,他分分钟便可以成为名媛贵妇视线追逐的焦点。


歌剧一向被看做是上流社会高雅的消遣,是以整个歌剧厅的布局异常富丽堂皇,奥地利的水晶吊顶,红、金丝绣成的舞台大幕,或高亢激昂或婉转低诉的音调。阿诚对这些兴趣缺缺,他更喜欢坐在相对隐秘的角落里,观察浮光掠影下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猜测着他们虚假的皮相背后暗涌的妄念,颇有几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荒诞之感。


突然有点好奇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人呐……


阿诚一手拄着座椅的把手扶着下巴,一面百无聊赖地瞅着台上与魔鬼做交易的浮士德,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瞳孔发紧——安装了消音装置的枪响几乎完美得掩盖在女高音拔起的唱词之下,饶是他反应再快,子弹也狠狠打进了左肩!


这要是闪得慢一点,岂不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真是要命。”阿诚身形极快的一脚踩在座椅上,右手一个借力,整个人向后排翻了过去,周围的观众起初不明所以,随即便发出了一阵阵惊呼:无他,那位不知藏身于何处的枪手并没有就此放过阿诚,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脊背打过来,顿时这一小片区域的人群乱成一团,受惊的女客也顾不上礼仪扯着嗓子大叫起来,同台上古老的旋律一时也算“相映成趣”。


阿诚倒还有心思苦中作乐地想到,捂住肩膀的伤口一面左闪右晃,间或踏过扶手椅背,以最快的路径跑向歌剧厅的安全出口。


昏暗的舞台幕后,高耸的钢筋支架上方,站着一个人。


特制的筒柱形短距离狙击枪管,表面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肯尼迪艺术中心对观众随身物品的查验非常严格,想要带入这样高杀伤力的武器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表演方则要容易得多。比如将伪装成长笛的枪筒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运进来。


尽管台下已混乱不堪,半圆形的瞄准镜里却一直稳稳地锁定着阿诚奔逃的身影。


似乎并没有想置他于死地的意图,却并不妨碍每一次扣动扳机都惊心动魄。


十二发子弹打完,这人拢了拢鬓角,随意地将枪管往下一丢,将有着化妆镜外形的瞄准器卸下来放回手包,踩着十数厘米的红底高跟鞋,从容地走下了狭窄的阶梯。


安保全面介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男伴的身边,夹着迪奥黑色的漆皮手包,一面好整以暇地拽了拽手臂上的天鹅绒长手套,语气相当不以为然:“身手也就那么回事,真搞不懂我师哥怎么会派这么个人过来。”


“你也不要要求太高了,原本这世上就没有几个能躲掉你的子弹的。”带着棕色圆顶礼帽的中年男子望着阿诚离去的方向揶揄道。


“局长,就算你这么恭维我,该拿的佣金我可是一分也不会少的。”女子形容亲密地挽过男人的手臂,两人一派淡然地面对上前准备例行询问情况的安保人员。


来人对照着预定名单走到贵宾包厢的时候,先是一愣,立马极为恭敬地向两人鞠了一躬。

“议员先生,失礼了。”


阿诚曾料想替明家办事不可能会一帆风顺——明楼的庇佑哪是那么容易赚到的,却着实有些意外他这次美国之行的接头人。


国会参议院议员,主管亚太地区安全事务,王天风。


“昨日肯尼迪歌剧厅突发事故,看到阿诚先生没事我就放心多了。”王天风剪了根雪茄递给阿诚,自己则端了杯茶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语气不失关切。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王天风没有在肯尼迪现身,阿诚对当下的会面地点无疑满意了许多,重点服务于美国政要的高级私人会所,只要有通行证明,就完全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哪怕你是FBI的头号通缉犯。


“倒是我小看明先生了,原来他与美国政府也有生意往来。”阿诚恍然地点点头,果然任何势力的快速崛起都不是偶然的,明家能以雷霆之势在欧洲站稳脚跟,看来和白宫的暗中支持脱不了干系。与其说美国政府是这次交易的买家,不如说明楼根本就是在替他们找回自己的东西。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不能够摆到明面上来说的。鱼鹰的设计图落到了意大利黑手党家族的口袋,碍于政治环境,白宫方面总不好直接将手伸到欧洲内部,只能委托它的秘密扶持者,明家。而明家为了掩盖其真实目的,便借梁仲春搭上了毫不相干的第三方势力——夏娃,再拉上一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荣家干扰视线,最终将东西由夏娃之手完璧归赵。


如此一来,明家和大洋对岸的美国,便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没有国家。想来作为夏娃的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受教了。”


阿诚和王天风谈不上什么私交,因而公事搞定后便起身告辞,临出门前阿诚意有所指地感慨了一句:“议员先生昨日没去肯尼迪还真是对了。”


阿诚离开后,房间的侧门被轻轻推开,纯黑色裙装的女子款款而至,手中拈着一只香槟杯,眯了眯眼道:“他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不,或许只是在诈我们,”王天风拿起桌上的移动存储装置回到办公桌前,一面拨通五角大楼的电话,一面接道,“毕竟,从他的角度来说,荣家的人可能性更大。”


阿诚自然知道那晚伏击他的不是荣家的人。


因为,他正坐在罗德岛州堪比古堡一般奢华的私人别墅里,享用着空运自古巴水晶山的Cubita咖啡。他的手边,坐着荣家的最高掌权人。

荣石。


男人罕见的穿着一身白色的唐装,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大团的云纹,领口的盘扣打着繁复的结,拇指带着翡翠的扳指,让人不经意间,仿佛就模糊了时光和岁月。


“我说荣少您这又是唱哪出啊?”阿诚很随意的把双腿搭在号称出自知名设计师之手的茶几上,语带调侃。


“你以为我喜欢穿成这个样子么?”荣石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要不是看在夏家那老头还有点用的份上。”


“得了吧,好歹人家也是唐人街的首尊,谁卖谁面子还不知道呢!”


夏江,夏首尊。掌管着美国整个唐人街的势力,你或许觉得唐人街仅仅是地铁线上的一个站名,往大了说也不过一块特定族群的聚居区,但是当今美国的华裔人口已有数百万之多,遍布各行各业,历任总统都无法小觑这股力量。


荣石想要坐稳黑市龙头的位子,夏江的助力必不可少。


这件事荣石和阿诚都心知肚明,因而后者不过开句玩笑,可荣大少偏偏就不乐意了,“别说我了,你还不是被美杜莎喂了枪子儿,有什么可得瑟的。”


“啧啧,果然是美杜莎啊,那我也不算冤。”阿诚摇了摇头,向前伸直身体把咖啡放在桌上,双手抱住后脑,又疑惑道,“可是她怎么会和王天风混到一起的?”


美杜莎。这个名字在黑道的杀手榜可谓高居不下,她的枪法神乎其神,传言只要进了她瞄准镜中的猎物,无人能够逃脱。正如你看到了美杜莎的眼睛,就会当场石化。


“某种意义上,她和明楼算是师出同门。是不是站在王天风一边我不知道,但凡明楼青睐有加的人,她都看不顺眼就是了。”荣石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


“喂,这种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阿诚瞪大了双眼,继而又仿佛牙酸似的咧起嘴,一个乱吃醋的女人本来就已经很令人头疼了,偏偏还是个武力值逆天的。


“告诉你难道你就不去招惹明楼那家伙了么?”荣石没好气地瞥了阿诚一眼,自顾自地起身倒了杯威士忌,“你最好记得这次欠了我多大的人情!”


“是是是,一亿两千五百万美金嘛,不才铭感五内。”阿诚装模作样地捂着心口,一脸虔诚地点了点头。


一亿两千五百万美金。

这是荣石手上的买家出到的最高价。

而荣石,则因为阿诚的一个请求,将鱼鹰的设计图拱手相让。


似乎是对阿诚的表现略感满意,荣石拿起桌上的华尔街日报,一面浏览着大标题,一面漫不经心地开口道:“不过还有一点你猜错了,明楼找上你,并不是为了掩盖他和白宫的关系。”


“什么意思?”

“就在你去见王天风的同时,他本人也去见了一个人。在公海。”

“谁?”

“杜见锋。”

 

第一卷《永恒的智慧剧场-意大利篇》完


千万不要被#完#吓到!马上就会开始第二卷的故事,接下来的各位实力配角们终于可以纷纷登场啦。我们的目标是:燃!炸!苏!

(and这个故事真是越写越要上天了……


评论 ( 25 )
热度 ( 223 )

© 锦小路 | Powered by LOFTER